斷背山下百合花開。

郑允浩捧着碎纸条从卧室走出来,我仿佛都能看到他脸上小心翼翼的表情! @屠鸭小能手 

Sherry:

异地重逢后的第一个晚上,做爱自然而然地提上了日程,变成了和洗澡刷牙一样的夜间必备活动。

郑允浩很困,洗澡前他想要不要委婉地告诉金在中,今晚别做了,毕竟三天高强度的演唱会是一个很合理的借口。问题是,他说不怎么出口,一个男人,要怎样告诉伴侣:今天不做了好不好,有点累。真是不论怎样都很难启齿的话题啊。

洗过澡后精神好了些,下面的家伙也不那么疲倦了,郑允浩低下头自言自语地确认:确定没问题?到时别给我丢脸!

进卧室时金在中已经整理好坐在床头了,捧着iPad不知道在干什么,专注的样子很迷人。见到郑允浩他便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眉目柔和地招手示意郑允浩过去,问着:“还累吗?”

郑允浩应该如实说的。有点累,困了,睡吧。鬼使神差地,他说:“还好,不累,你呢?”

金在中孤独寂寞有一阵子了,闻言只当作郑允浩默认,尽管他不太满意这个局面:他们什么时候成了连做爱也要小心翼翼确认暗号的情侣了?以前也异地,异地结束以后干柴烈火一点就着,根本不需要这么多过程,一个眼神就能天雷勾地火。

亲吻不如往日激情,倒也缠绵,一个个湿漉漉的吻落在彼此的耳后、脖子、前胸,欲望渐渐烧起来,某些部位濡湿了,黏糊糊的暧昧。

前戏这么长,倒不如速战速决呢,郑允浩犯着困想。他又不能这么说,这么说的话,金在中肯定会胡思乱想,以为自己没有魅力。他几乎可以想象还未到来的争执,金在中一定会说:不是我没有魅力,你怎么会不想做?你倒是说清楚啊。

在一起太久,连吵架都有了模版。

金在中却很激动了,下体精神抖擞地戳着郑允浩的小腹。

“今天我在上面好不好?”

“好。”

求之不得。

金在中双腿打开,坐在郑允浩大腿上,探身在床头柜拿了安全套给郑允浩戴好。他不是麻木不仁的自私鬼,能看出来郑允浩兴致不高,还主动提出了骑乘,这种他不是很喜欢的体位。

戴好安全套,金在中背对着郑允浩,扶着xing器慢慢往下坐,郑允浩的尺寸太优越了,即使在主人兴味索然的时候还能带给他填满的极致享受,他全部吞进去了,又适应了一会,才开始缓慢地前后摆臀,他知道这个角度郑允浩能很好地欣赏到自己饱满挺翘的屁股,捏起来也方便,对两个人都是很好的刺激。

不,No,不会吧……

金在中动了没一会,听见了身后很不明显的呼噜声。

他从来没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和郑允浩身上,可命运显然喜欢玩笑,他们许久不见,第一个晚上,做爱的前十分钟,郑允浩睡着了。这样的情侣世间不是没有,或许还有不少,可他从来没想过会是他和郑允浩。是任何人,也不会是他们。

不仅睡了,还睡死了,连金在中恶狠狠地从他身上起来,再报复性地用力扯掉安全套,郑允浩都没醒。金在中站在床边盯了一会,那人睡得实在熟,心疼又心酸的感觉同时涌出来,让他的心脏又涨又涩。

他有点想哭,到底算什么啊……别看他现在一副爱情顺遂婚姻幸福一心重启事业的样子,生活中各种新鲜的困难,他很多都不能立刻解决,只能慢慢摸索着前进。

很快他决定化心酸为动力,转身上楼钻进工作室写歌,在一起时间过长导致激情消耗的歌,还没写过呢。一个小时后他从工作室出来,成果是一首好歌,失败之处是心结一点解开的迹象都没有。

他在床头留了一张纸条,随后开车出门了。

[喜欢睡觉还是喜欢我?看来是喜欢睡觉更多。]

发动汽车他才想起来迷茫,这个点了,该去哪儿啊?也不知道能找谁。干脆找了安静的路边停下来,好在车上备了一个iPad,解锁以后,他熟门熟路地打开一个不常用的网址,那里面存了六月十号郑允浩的演出,是他拜托别人把直播录下来,再保存好发给他的。

原来雨下得这么大。这几天金在中自己也有不少工作,只知道演唱会当时下雨了,没再关心这雨有多大,风有多猛,这么看来自然条件真的不好,可贵的是郑允浩仍然完美地完成了表演,如果有什么值得一提的,那便是郑允浩真挚的素颜、可爱的顺毛和满格的激情让演出观赏性更甚以前。金在中心想,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楷模,说是行业标杆也不为过。

可是这就代表着要牺牲他们的生活吗?他边看边想。舞台上的郑允浩活力四射一如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以前金在中总是引以为傲,他的情人,在床上也是这样勇猛能干,让他飘上云端,又一次次坠入爱河,这种激情还能回来吗?他曾经埋怨过很多次,甚至吵过很多次,如果你不想做,如果你觉得很累,告诉我,我不会强求你。可事实证明,郑允浩就是不说,哪怕前一天在舞台上眼看着就要消耗掉最后一格精力,他还是不会说任何诉苦的话。

金在中快进了一些地方,终于在天亮时看完了整场演出。

他的心随着安可时郑允浩的结束语而悸动,这种无奈却美好的心情,让他无数次沉沦,你知道郑允浩是什么样的人,这么多年再清楚不过了不是吗?或许生活就是这样,有舍也有得,不能改变就去接受,快乐地接受。

回家时卧室还安静着,金在中轻手轻脚地进去,将纸条撕成两半,接着去浴室洗脸刷牙护肤,再进厨房做早餐。

第一缕阳光洒进客厅时,郑允浩出来了,手里握着撕成两截的纸条。

预想之中的争执没有到来,金在中穿着可爱的睡衣向他招手,告诉他早饭准备好了。

温柔和甜蜜同时向郑允浩奔去,最终包裹了他全身,暖洋洋的,金在中和清晨的阳光般配极了。

郑允浩走过去,从背后拥住那个最近消瘦得有些过分的身体,嘴唇贴着耳朵。

“对不起,我会补偿你的。”

金在中不说话,将脑袋埋进郑允浩的怀抱,双手在腰后抓得更紧。

郑允浩觉得愧疚,抱久了,却觉得眼前人可爱更多,玩笑道:“我们在中,和自动清洁的洗碗机一样,遇到问题自己就解决了。”

感觉到怀中人的挣扎,郑允浩抚摸着金在中的背,温柔得像对待一只小猫。“我错了,我错了。我已经休息好了。”

金在中抬起头来,眼神怯怯的,真的和一只小猫那样,“你什么意思?”

他的自我开导得到了回报。郑允浩将金在中一把扛起放在餐桌上,不顾扭曲大蛇的恐吓,用力压了上去,早晨的吻格外甜些。

“补偿。”


评论
热度(77)
  1. 千山日月Sherry 转载了此文字
    郑允浩捧着碎纸条从卧室走出来,我仿佛都能看到他脸上小心翼翼的表情! @屠鸭小能手

© 千山日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