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背山下百合花開。

【酒茨】老子是你茨木爸爸 14

作者有话要说:这其实是倒数第二章。终章迟迟写不完,只好再加一章了,好惆怅。

14

氤氲的蒸气中,茨木童子好像一只煮熟的虾子。

方才的情事消耗了他太多体力,茨木闭目养神,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

结果他没睡多长时间就被酒吞摇晃醒了。

“这才几点,别睡啊茨木。”

茨木闭着眼回答道:“挚友不累,可我都要累死了。”

“别忘了,今日你家可有宴会呢,晴明特意嘱咐我要带你同去。”

茨木大惊,哼道:“啊?我怎么没听说呢。怎么挚友你一个外人都知道了,我这个自家人反而什么都不知道。”

酒吞却笑:“你家阿爸说你记性不好容易忘事,但是你总是跟着我,我去哪里,你也去哪里,还不如直接告诉我,倒省了许多麻烦。”

茨木气哼哼的,本想反驳,可一想到他所说确为事实,从以前到现在为止,他无时无刻都是跟在他挚友的身边。

可他总是还要找些理由埋怨酒吞一番,佯装发怒的样子,眉头一皱说道:“挚友是舒服了,可我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你早知道待会儿有事对吧,怎么刚才还是对我……唉!总之坐在席上肯定要难受死。”

酒吞见他甩脸色给自己看,不想一味迁就,反而将计就计,说道:“担心什么,大不了本大爷抱着你去。到了席上若是累得撑不住,靠在本大爷怀里不就行了。看他们敢说什么。”

茨木不仅在房事上属于吃亏的那方,没想到现在口头上也占不了什么便宜了,嘴巴一撅,便也不顾忌那么多了,抓住这难得的机会,使唤起酒吞来,能享受一时便是一时。

茨木笑嘻嘻地说道:“那便有劳挚友要抱我一路了。”

酒吞童子切了一声,将茨木童子打横抱起,待走出温泉后将他放下,捡起散落衣物为他穿好。

“茨木,抬手。”茨木依言,抬起胳膊来。

“站起来吧,我给你穿好裤子。”茨木听话,在酒吞的搀扶下慢悠悠站起。

如同伺候小孩子一般,酒吞终于将茨木收拾齐整,瞧着将衣服穿得严严实实的茨木,酒吞心道,还是脱光了更好看,又一下将他打横抱起,朝隔壁庭院走去。

在路上走时,碰上稍稍长大了些的大天狗,酒吞怀里的茨木大方同他打招呼。反而大天狗害羞得红了脸,小声地问了好之后就跑走了。

“这孩子,怎么了?”茨木问道。

酒吞却稍稍有些介怀,毕竟茨木童子的美貌是整个妖界公认的,先前他不那么觉得,是因为压根没有往那方面想,可自从二人有了那层关系后,酒吞再也不能否认茨木具有的诱惑了,不然何以女体的茨木童子可以让人类迷了心窍呢。若换做了别的妖怪或是普通的人类男子,怕是要天天关着茨木不让他到处见人。可酒吞不用操这份心,茨木童子对他,是从头至尾的服帖顺遂,是甩都甩不开的死心塌地。即便如此,可是如果有别的男妖怪多看了茨木几眼,酒吞还是会有些赌气的,他发觉自己像中了毒似的,对茨木的迷恋竟越来越深了。

走了没多远,茨木童子就嚷嚷着要下来自己走了。

酒吞童子只需稍微低头,便可以看清茨木的整张脸,他觉得这个姿势很好,“茨木,你干嘛?我抱着你不舒服吗?”

“被挚友抱着,当然舒服!我怕我太重了……你这样抱着我……腰……怪酸的……你是不也刚刚……”茨木虽然吞吞吐吐的,可酒吞还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因为酒吞在方才的情事中属于进攻的那一方,多多少少也得使用腰部的力量,茨木这是怕他腰酸,才提出要自己走。

“哦~你这是心疼起为夫来了。”茨木脸上绯红一片。

“放心吧,本大爷的身体是铁汁浇灌的,你尽管可劲折腾。”说罢还不怀好意地顶了一下胯下。茨木童子才觉得自己这位友人竟有点无赖样,先前怎么没看出来呢。

“再说,你还没有我的葫芦重,怕什么,还是老实让我抱着吧。”

茨木童子这才作罢,左手勾着酒吞的脖子,享受着此刻的美好与安宁。

 

二人走到庭院中时,宴会还没有正式开始,式神们也来的七七八八,不过一些小妖怪已经忙忙碌碌地开始布置装饰起来了。

樱花妖和桃花妖携手,为冬天的樱花树和桃花树注入妖力,树枝立即恢复生机,还催生出了饱满的花朵,庭院瞬间就成了粉色的海洋。

鸦天狗扑闪着翅膀,上上下下地布置着,牵来纸人样式的纸片绕在树枝上,围出了一块场地,那里便是晴明大人将要表演跳神乐舞的台子。

兵佣站在旁边默默注视着这里的一举一动,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若不是他的手中举着一面写有标有“入口”的旗子,茨木准会觉得他是安倍晴明委任的监督。

茨木想帮忙却插不上手,只好在一旁闲逛。忽然瞧见地上有水渍,顺着水渍向前看去,只见一位身着墨绿锦袍、头戴高冠的偏偏美少年站在那里,被鲤鱼精小姐、河童还有海坊主围在正中间。少年甚是貌美,身材颀长,可他手中握着一把折扇反而增加了一丝成熟的感觉,叫人看不出年龄来,如果他的脸不是微微泛着碧绿颜色的话,也可称得上妖界数一数二的美男子了。青年时代的荒川之主有着和年龄不符的老成。因为幼时得到过茨木童子的照顾,便在心里将他看做自己的半个父亲和半个老师。

酒吞童子也注意到了荒川之主,感叹道:“转眼之间就长这么大了,没想到荒川那家伙年轻的时候也算得上好看了。”

茨木童子随声附和道:“他要是能够停留在青年时期就好了,就像我们一样,谁知道他成年之后一下就变老了。”

荒川之主与酒茨二人虽然还有一段距离,可他二人所散发的强大气场是荒川所熟悉的,便被吸引着回头看过去。荒川从小时候就被这二人一同照顾,怎能不明白他俩的关系,于是冲茨木童子微笑着,顺便朝酒吞童子点头致意。晚辈见到长辈,自然是十分恭敬,荒川暂别了众位水生妖怪,走到酒茨二人面前。

茨木觉得若是如今还保持着被酒吞抱在怀中的姿势和别的妖怪说话,实在是不礼貌,便让酒吞将他放下。茨木落地,左手还扯着酒吞的脖子,保持这么一副亲昵的姿态和荒川攀谈起来。

“茨木童子大人,酒吞童子大人,几日不见,大人们可安好?”

茨木将手扶上荒川的头顶,留意着不要弄乱他的发,说道:“哎呦我的小咸鱼真是漂亮啊。一转眼就这么高了。”

“二位大人的养育之恩,在下没齿难忘。”

“啧啧啧,长大了真是不一样,说话也文绉绉的。还记得你小时候黏在我身边的样子吗?我一走你就哭,我也没办法只能去哪儿都抱着你啦。”

荒川之主微微一笑,道:“那时候……还小呢。如果没有茨木大人,真不知道要如何一个人度过。”

“好啦,我懂的。话说你们这些小鱼们在哪里做什么?可否需要我帮忙?”茨木童子觉得大家都有任务在身,而他自己无事可做,便有些介怀,虽然酒吞是乐得清闲,可茨木还是想找些事情帮帮忙。

“鲤鱼精小姐和河童小哥想要为晴明大人表演水上舞蹈,需要我和海坊主帮忙弄些水花、水流、水柱什么的。方才正在商议如何使用妖力布置出场景来……茨木大人若是也想帮忙,不妨去看看姑获鸟。她那里很多小孩子,应该会忙得不可开交吧。”他知道,茨木是个热心肠的好妖怪,可他们那些水生妖怪是不需要茨木帮忙的,故而为他想了个好去处。

茨木扭头冲酒吞使了个眼色,道:“走吧挚友,咱们去姑获鸟那里看看。”

酒吞童子不是那种喜欢小孩子的妖怪,可既然茨木发了话,他哪儿还有反驳的余地。

茨木又对荒川道:“那你就好好准备,待会也让我们欣赏你的表演。”

“再会了,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大人。”

因为一会要去见小孩子们,茨木不想给他们留一个不好的印象,故而没有让酒吞继续将他打横抱在怀中。

七拐八拐地,酒茨二人到了姑获鸟的育儿室,还没进屋,就听见屋里叽叽喳喳地吵做一团。这些时日晴明大人用召唤和碎片收集的方法搞来了许多新式神,姑获鸟真是忙得不可开交。

茨木童子只得在门口大喊:“姑姑,我来了,我来帮你照顾一下小孩子吧。”

木门刷的一下打开,姑获鸟满头大汗地出现在茨木面前,头发也散乱着,帽子上还坐着一个小东西。那小家伙拽着姑姑的头发,生怕一个不留神就把她摔下去。

小妖怪们好奇地望向门口,门口出现的大哥哥散发着强烈的妖气,妖怪的本能让他们产生了莫名的敬畏,可大哥哥实在是好看,脸上的微笑也像阳光一般温暖,初次见面便给小家伙们留下个好印象。有一个小宝宝甚至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走到茨木童子面前,一下扑在他小腿上,尚未长牙的小嘴一张一合,嚷嚷着要让茨木抱他呢。

这时,酒吞童子忽然从茨木童子身后探出身子来,居高临下地盯着这一屋小矮子。气氛顿时凝固了,酒吞对于这些小孩子的态度向来是不屑的,唯一能让他不反感的也就只有茨木家的荒川和他自家的大天狗而已,于是面对这些低级妖怪们,酒吞没必要收敛气场,干脆将自己的妖力显露无疑,更何况他还有那么一点私心,不愿让茨木因为和小孩子们亲近而冷落了自己。

那个本来想让茨木抱的小妖怪愣了愣,忽然一下扯开嗓子就大哭起来。小宝宝一哭,其他小妖怪也跟着闹起来。场面登时乱成一团。

茨木有些埋怨地用手推了酒吞一下,道:“吾友吓唬小孩子们做什么,我们不也是从这么小长起来的。”

酒吞挨了茨木一巴掌,要知道这可是茨木第一次打他,还是为了几个无关痛痒的小鬼头!所以即便他是一点痛感也没有,心里却泛起了酸水。便嘟囔道:“本大爷是从小妖怪长起来的,你小时候和我们可不一样,你是人。”

酒吞这下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了,茨木顶讨厌自己披着人皮出生这件事,他幼时痛苦的记忆皆拜其所赐。他知道酒吞这是因为吃醋才说这种话,故而懒得同他计较,只是不做声,一把将面前大哭的小孩子抱起来好一通抚慰。

这话刚说出口酒吞就后悔了,又看看茨木面色似有不善,急忙解释道。

“茨木,你别误会……我没见过你小时候的样子,我想看嘛。你看这些小妖怪们,虽然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可是一想到能够看着他们长大,总觉得是件了不起的事情。不禁想到,如果在你小时候本大爷就遇见你了,是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我肯定亲力亲为,亲手把你抚养大。这份心情,你明白吗?”

茨木撇嘴,忍住唇角泛起的笑意,道:“是是是,我的挚友,你可是我追求的极致啊,我怎么能不懂你。”

酒吞却腹诽到:蠢茨,你根本就不懂啊,我是费了多少力气才将你我的关系进展到这一步,真是的。

小家伙被茨木抱在怀中,亲了亲茨木脸颊。茨木被小妖怪湿乎乎地亲着,脸颊痒乎乎的,更觉这小家伙软糯的样子实在讨人喜欢。小鬼得了茨木欢心,于是便趁他不注意,朝他身后的酒吞做着鬼脸,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酒吞童子气不打一处来,可还不能当着茨木的面发脾气。

——哼,本大爷不和你这小鬼一般见识。

酒吞童子如是想,一张脸摆得更臭了些。

“茨木童子啊,夜叉很喜欢你呢。”姑获鸟说道。

“哦!原来这小东西就是晴明执念了好久的夜叉啊。据说长大也是个妖艳货色,可现在看来只觉得可爱。”

酒吞又腹诽:蠢茨,这家伙可是恶鬼!竟然被他外表迷惑,真给我们SSR丢人。

虽然一脸嫌弃,可酒吞还是打定主意要好好看着茨木,等夜叉长大千万要阻止茨木和他见面。

“呐,我来给你介绍,在我帽子上坐着的这只呢,是烟烟罗。这孩子好像喜欢高的地方,自己竟然顺着我的胳膊爬上了肩膀,最后坐在我的帽子上就不愿意下来了。真是的,真担心她摔下来呢。”

“那边那个拿着法杖玩的小家伙,是青坊主。”

茨木顺着姑获鸟手指方向看去,本以为会看到一个亮晶晶的小灯泡,啊不对,一个圆滚滚的光头,可那边坐着的家伙显然是有头发的啊!虽然与他和酒吞相比,发量算少了,可发质甚好,茶色的头发泛着光泽,肯定是吸收了不少营养。同夜叉和烟烟罗相比,青坊主的年纪要稍大一些,头发盖住了耳朵,将要及肩,留海也已经遮盖了眉毛,虽然身形娇小,似乎已经可以从秀气的五官上窥见长大后的美貌了。小青坊主认真摆弄着面前的法杖,对于周遭发生了什么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茨木童子怀中的夜叉宝宝也看到了青坊主,嚷嚷着要下去找他玩。茨木刚把他放在地上,小夜叉就蹦蹦跳跳跑过去,一屁股坐在青坊主身边,伸手就把法杖从他手中抢走了。

茨木有些着急,心想这夜叉怎么这么霸道,刚想出手制止,就被姑获鸟拦住了。

“不要管他们,小夜叉平常挺乖的,他这是看青坊主不和他玩生气了呢。”

茨木继续看下去,只见青坊主虽然被抢走了法杖,却不哭不闹,默默承受着夜叉的蛮横。茨木甚是奇怪,真是人小鬼大,不知是该说他毫不在乎呢,还是应该说他甘之如饴呢?

姑获鸟接着介绍:“屋子角落那对抱着的兄弟是黑童子和白童子。”

茨木一怔,仔仔细细打量着那对兄弟,心下大骇,脑海中顿时诞生了一个古怪念头——那两个小人莫非是鬼使兄弟的私生子吗?

酒吞童子也愣住了。心想这鬼使黑也真是有能耐,竟能让鬼使白给他生两个可爱的儿子,改日定要问问他方法,若是能让茨木也怀上就好了。

酒吞盯着那两个小童子,笑得一脸猥琐。

茨木看到酒吞的表情,皱了皱眉,天知道他的挚友在打什么鬼主意呢。

“哎呀哎呀,茨木童子大人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两个孩子看着和鬼使大人们一模一样对不对,可是和他们没有关系啦。”

“啊?不是私生子吗?”

“呵呵呵,茨木大人真可爱呢。男的怎么可以生孩子呢!就是妖怪也不行呢。”

茨木童子吁了一口气,道:“吓了我一跳。”他联想到挚友刚才的表情,不禁一阵恶寒。

“呃……姑姑啊……你看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茨木大人来的正好,一会晚宴就开始啦,可就我一个人怎么把这些小家伙带到会场去。还要麻烦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大人了。”

终于可以帮上忙,茨木自然很高兴。

姑获鸟又说道;“正巧黑白童子也断奶了,安倍晴明大人嘱咐我要把他们交给鬼使兄弟抚养呢。不如茨木大人就替我把这两位小孩子带给那二位大人吧。”

茨木童子欣然允诺,便走到屋子另一边角落,靠近那两个小东西。

两位小家伙和鬼使兄弟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不过是小了几号而已。浑身上下还散发着奶香味,茨木虽然喜欢得紧,却不敢随意乱碰,生怕一个不留神就把他们弄疼了。

姑获鸟也过来帮忙,她抱起小小白,刚要把他放到茨木童子的怀里,小小白却忽然放声大哭。小小白一哭,小小黑也跟着默默掉眼泪,此情此景看得茨木心头一紧。

“我忘记啦,这两个小宝贝只要一分开,就会哭闹不止,得一起抱着才行呐。”姑获鸟说道。

茨木童子彻底没有办法了。他要是有两只手,便可将小小黑白一起抱在怀中,可现在抱起了这位,就得放下那位。无法,他只能转身向斜倚在门口的酒吞望过去,发出了无声的求救。

“茨木,你别看我,你看我也没用。本大爷才不抱孩子。”酒吞本想这么说,可还没等到说出口,就转而变成了一声叹息。酒吞无可奈何,走到茨木童子身旁蹲下,将小小白和小小小黑一起抱在怀中。

酒吞可以收敛了气场,两个小孩子顿时安静下来,甚至完全放松了警惕,舒服地嘬着手指。

茨木童子看了看屋中剩下的三个小孩子,最后还是走到夜叉身边,一把起抱起,道:“小夜叉就由我暂时照顾吧。”

“茨木童子大人和酒吞童子大人真是帮了大忙呐。”姑获鸟说着,伸手一指头顶的烟烟罗,接着道:“这小丫头不愿意离开我,还是我来带吧。青坊主也是听话的孩子,从来不惹事。一会我给他俩收拾整齐就出发去庭院,黑白童子和青坊主就暂时拜托你们了。”

“姑姑放心,包在我们身上。”

暂别了姑获鸟,酒茨二人朝鬼使兄弟的住处走去。

评论(4)
热度(54)

© 千山日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