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背山下百合花開。

【酒茨】劳资是你茨木爸爸 09

日头西沉。

在夕阳的余晖中,茨木童子的身上染上了一层红霞,脸颊倒显得像涂了胭脂似的。

忽见一人,也是披着余晖,从远处走来。那人手中握一把折扇,步履轻快,似乎很是高兴,就连扇子也跟着一步一摇起来。

来人便是安倍晴明。

跟在他后面的,便是茨木弟弟,山兔,姑获鸟,座敷童子等人。

茨木站起身,准备和晴明一行人打招呼。

鬼使黑依旧保持着端坐的姿势,看着晴明到来只是点头打了个招呼。

安倍晴明笑得很灿烂,说道:“小黑啊,再坐一会儿,待会你弟弟就来了。”

鬼使黑却问道:“就算他来了,你能让我走吗?”

安倍晴明一收纸扇,说道:“这个嘛,一会你就知道了。”

转身又对茨木道:“我发现自从鬼使黑坐在我们庭院里之后,召唤出鬼使白的概率大大增加了!既然排排坐这么好,吾儿茨木啊,不如你也来吧,说不定可以把酒吞童子吸引过来呢。”

茨木道:“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如果真的能够像你说的那样,让我一直坐在庭院里面也没问题的。可是,我的传记还差一个呢。”

“吾儿真乖。不着急,一会我们就去打。来,你先过来看看这是谁。”

趁着太阳的最后一抹光辉,茨木向安倍晴明身后看去。

眨了眨眼睛,茨木深信自己没有看错。那里站着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妖怪。

长发及腰,像落满了白雪,更称得头上的角鲜红如血。身材高大,紧致的肌肉蕴藏着无限的力量。赤裸的双脚洁白如玉,腿上黥着魔纹,就连右脚腕佩戴的铜铃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你……你是……弟弟!”

看着茨木哥哥一脸震惊的样子,茨木弟弟大笑道:“兄长大人,别来无恙。”

话音刚落,说话人就陷入了一个拥抱之中。

大茨木似乎受了触动,紧紧抱着小茨木,半晌都不愿松开。

安倍晴明见仿佛双生子的二人抱作一处,足以体现兄弟二人亲密无间,高兴得眉飞色舞。

“我刚趁着做日常的功夫,给你弟弟又升星又升级的,现在他可算是长大了。为了你们兄弟二人我真是操碎了心呐。走吧,跟阿爸打觉醒,解锁传记去。”

“晴明大人,请先稍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他。”说罢大茨木就拉着小茨木飞快跑回两人屋中。

只见大茨木从衣柜中取出什么东西,双手捧着送给小茨木。

原来是之前晴明给茨木买的那件“黄金战衣”。

“弟弟,你不是一直都想穿这套衣服来着,之前你还小,这衣服对你来实在是太大了。这衣服我只穿过几次,若不嫌弃,我便把它送给你。”

茨木弟弟一夕之间成长为大人,少年心性却还是没有尽数褪去,眼见着期待了许久的衣服就这么被送到了眼前,说不激动就是骗人了。

“兄长,真的送给我吗?”

大茨木又笑,道:“哪能逗你玩呢?当然了。你快穿上让大家看看,肯定比我还要帅气几分。”

小茨木笑嘻嘻脱下衣服,万分珍重地将金黄色的衣物套在身上,大茨木帮他穿好,整整衣带,上上下下瞧了个遍,心想原来他自己穿上这衣服应当也是这个样子的。

整顿完毕,兄弟二人前后脚出了屋,朝町中出发,众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安倍晴明正在给山兔顺毛的工夫,眼见两个茨木童子从远处而来,一个是一身金光,红发如残阳,一个身穿月白上衣,暗红色裤子滚了金边,一头及腰白发在发尾处束成了三束,神采奕奕。

虽然一眼就区分得出二人,可晴明还是禁不住感慨道:“看他二人的模样,当真是一模一样,以后还不知要闹出多少玩笑了。”

山兔被晴明抚摸得舒服极了,抖抖毛腾地一下跳回到大青蛙的头顶,说道:“哎呀哎呀,茨木童子大人又换上晴明大人买的黄金战衣了呢。”

“你这家伙,真是笨,那才不是茨木童子大人,换上新衣服的是小茨木童子大人,大茨木童子大人还穿着之前的那身衣服呢。”驮着山兔宝宝的大青蛙说道。

“诶诶诶,你怎么知道的啊?”

“哼,我说要看眼神啦。虽说小茨木大人和大茨木大人现在长得一模一样了,可毕竟小茨大人才刚刚成长为成年妖怪嘛。阅历不同,眼神的光彩也不一样的嘛。笨蛋兔子。”

山兔在大青蛙头顶蹦来蹦去,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愤怒。人家才不笨嘛。

不知道隔壁家的酒吞童子,看到这二人,会是什么反应呢?安倍晴明忽然想到。这个念头让他坚信以后寮院的生活只会越来越热闹了。

“瞧瞧我的两个儿子,多么好看。快来快来,我们会会雷麒麟去。”

一行人到了町中,进入通向觉醒材料守护兽的通道。通道尽头是一个大大的战斗平台,9星雷麒麟带着他的宝宝们已经等候多时了。

“这次的战斗主要考研茨木童子兄弟的配合,大儿子暴击如果能先把小麒麟一拳秒掉的话,我们的压力就会小很多。小儿子的力量主要发挥在大麒麟血量低于百分之三十的时候,有心眼御魂在,可以减短战斗时间,不然的话,打起持久战来对于我们可是不太有利的。鉴于你们的阿爸我这个脸黑的特质,暴击如果触发不了,我们就完了。加油吧!”

各位式神们最后检查了身上的御魂,准备完毕,战斗开始。

很不幸,茨木童子的第一拳并不是暴击,而且他瞄准的小麒麟只少了一半血,再加上茨木弟弟的地狱之手,也没能把这只小麒麟干掉。

轮到麒麟的反击了。别看麒麟宝宝们个头虽小,可攻击力惊人。山兔承受不住攻击,第一轮就阵亡了。座敷童子也只剩下一口气在。穿着白狩衣的阴阳师大人看着手下的式神们死的死残的残,指望着可以熬过这一轮,靠惠比寿的鲤鱼旗回复一定血量。岂料两只小麒麟合力就将鲤鱼旗打翻了,晴明只感叹出师不利,自己的运气真是太不好了。

果然,一整轮攻击下来后,只剩下大茨木一个人。

在大麒麟的连番雷击下,茨木童子终于也阵亡了。

安倍晴明总结经验教训,叹道:“再来一次吧。麒麟的轮番攻击太可怕了,我们的血量和防御力完全没办法承受此等伤害。待会如果大茨木第一拳打不死小麒麟的话,我们就认输。多重复几次,我就不信第一拳出不来暴击。”

众人退出战斗场,又原路返回,重新进入。

“把你们打个粉碎,只要一瞬。”一白一金两位茨木童子从天而降,在一片电闪雷鸣中,战斗又开始了。

“好好体会,我这刚健之力!”安倍晴明紧张地看着大茨木释放地狱之手,只希望这次可以额外发挥,出个暴击,将杂兵们一击致命。

晴明只见一股紫黑色妖力从茨木断臂触地的位置发射而出,一道亮光闪过,究竟结果如何?在巨大的爆炸声中,五只小麒麟应声倒地而亡,溢出的伤害甚至让大麒麟疼得嘶吼起来。

瞬间,我方气势大振。

“爷爷,立个旗子奶好血啊。山兔乖,千万别一激动把套环扔出去了,那麒麟怪物对你的套环是免疫的,还浪费鬼火呀!看来这把我们要赢啊,大家挺住。”晴明激动地喊起来。

“嘿~哈~宝宝给大家跳舞加油了哦~”山兔轻快地跳动着,队伍里仅有的两位输出都觉得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全部死个精光好了,杂鱼们!”大茨木击出一拳,麒麟疼痛地嚎叫,随即劈出一道闪电进行了反击。

“看!我这儿可全都是上好的宝物。”黄灿灿的惠比寿骑着大金鱼绕了个圈,队伍前方正中处出现了一杆随风摇曳的鲤鱼旗。“去吧,孩子们,有爷爷我呢。”

“这样就好了。”座敷童子刚刚被鲤鱼旗加满的血量为了茨木童子们又降低了。

“为我的强大惊叹吧!你这怪物也会为我惊叹的!”虽然小茨木童子同他哥哥的伤害量相比,还是有些差距,可在气势上,却丝毫不逊色。

安倍晴明瞧着小茨木的样子,更是自豪,禁不住又在自己和式神身上贴了更多的保命符咒。

我方队伍发挥稳定,这样的攻击仅持续了三轮,就大获全胜。

随着大麒麟的死亡,许多的觉醒材料掉了出来,除此之外,还有150个红红的勾玉也应声而落。安倍晴明捧着满手的奖励,很是高兴。令他更加高兴的是,茨木童子的传记3也解锁了,这就意味着茨木可以在庭院中心坐等酒吞了。

回家的路上,众人的脚步似乎都轻快了许多。小茨木童子看着自己刚刚解锁的传记,开心得不得了。

“儿子过来,让我看看你的传记写着什么啊?这么开心呢。”

小茨木拿着三个卷轴,快步走到晴明身边,递给他看。

【传记一】

六道众生,万物生灵都不过是这三千世界中的沧海一粟,妖怪亦然。

一旦松懈,就会被其他的种族欺凌,玩弄,甚至屠戮。

所以他们必须有一个领导者来指导他们。

为了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中活下去,匍匐在强者的脚下吧!

“虽然乍一看上去有些中二,但还是很有气势的嘛。不愧是我儿子。”晴明评论道。

又解开写着“传记二”的卷轴,继续看下去。

【传记二】

他,就像一片混沌中的明亮灯塔。

他实力超群,头脑聪明、还冷静谨慎得令人可怕!

这就是我的挚友,酒吞童子!君临妖族巅峰的男人!

但,令人恼火的是,如今的他却被两样东西冲昏了头脑。

那就是女人和酒。

“女人和酒,嗯,说的也有些道理嘛。真是有些好奇酒吞童子的传记是什么内容了。”

【传记三】

名叫红叶的女鬼,就是因为那女人,酒吞童子才会……!

我要快点帮助他找回自己……从哪着手好呢?

对了,安倍晴明!

这个与红叶有关的人类阴阳师,只要找到他,想必酒吞童子一定能够取回失去的怒火与憎恨!

“呃……”安倍晴明看完第三条,陷入了沉默。毕竟鬼女红叶这个名字,还是不提的好,一提起他和红叶的往事,源博雅又要发脾气了。

“咳咳……”晴明清了清嗓子,将传记还给茨木弟弟,道:“嘛,原来你们来找我的初衷是为了帮助酒吞童子啊,可惜,我家没有酒吞。你们是不是要失望了。”

“晴明说的都是什么话。我们被召唤出来,和大家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这就是缘分。还说什么失望的话呢。阿爸将我们养育成人,我们还要感激,怎么可能会失望。”小茨木道。

“瞧瞧我亲爱的小儿子,多么会说话的一张嘴,真叫我喜欢的不得了。”

大茨木接着道:“请放心吧,我们兄弟二人,承蒙晴明关爱,已经真正长大了,以后也可以帮阿爸分忧了。”

“晴明也不要再忧虑酒吞的事情了,回家后我就坐到庭院里去。既然阿爸说这样有效果,酒吞童子迟早会召唤出来的。”

“啧啧,我有这么多懂事乖巧的式神们,难怪源博雅那家伙总嫉妒我呢。”

“你说谁嫉妒呢?”众人说话的功夫,已从町中回到了家,而晴明刚说的那一句则一个字不落地落进了源博雅耳中。

源博雅正一边擦着弓,一边等安倍晴明回家。见他们平安归来,这次到是没有急着凑上去迎接,只将身体支在栏杆上,握着弓箭细细地瞧。

安倍晴明也不晓得为什么自己的爱人是这副不高兴的样子,赶紧走上前去,接过他手中的弓箭,帮他一起擦拭起来,当着式神们的面也毫不在意,问道:“我的大人,今天是怎么了?为何一副不甚高兴的模样?”

源博雅却道:“我这里好好的,为什么你总说我生气呢。”

安倍晴明见他这番态度,竟还嘴硬,便无奈地笑了,虽然想不起来对方因何而生气,却下意识地想要道歉将他哄上一哄,说道:“我错了还不成,你快先消消气吧。”

源博雅回道:“我是什么人,哪里敢让你道歉呢。况且……”

众人一看形势,断定这两人定要闹上半日方才罢休,便趁着晴明将全部注意力全集中在源博雅身上的时候纷纷溜走了。

茨木童子和弟弟有说有笑的朝着樱花树下走去,茨木哥哥将去接替鬼使黑的任务,老老实实在庭院里坐着看家。幸运的话,等到阴阳师们不太忙的时候,陪伴自己的,说不定还会有举着小伞的神乐妹妹,抱臂靠着树的源博雅大人,展开笔墨写字的安倍晴明大人,还有拄着权杖的八倍比丘尼大人。这么一想,倒也不错。

刚进了庭院,茨木童子便听到低低的笑声。这笑声他从来没听过,一时分辨不出是谁的声音。

可是庭院里能有谁呢?当然是鬼使黑了。

茨木童子便停下脚步,想看看鬼使黑究竟因何而笑。

小茨木见兄长大人停下,便也跟着停下脚步,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虽然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可鬼使黑身边那个白色的身影还是非常容易辨认出来的。

茨木童子肯定,鬼使黑身边的人,就是鬼使白了。

这两个成年人在做什么呢?让鬼使黑笑得这么开心。

只见鬼使黑一只手捧着什么东西,另一只手从那只手掌上面拿出什么放进口中。茨木甚至可以看到他吞咽的动作。原来是在吃东西啊。

鬼使黑又拿起一块,凑到鬼使白嘴边,喂他吃。

鬼使白伸手想接过,可鬼使黑的手轻轻巧巧绕了过去,依然固执地想要亲自喂他吃下才罢休。待鬼使白就着他的手一口一口吃完,鬼使黑还伸出拇指,在他嘴角蹭了一下,应该是替他抹掉不小心沾上的渣渣。

“咳咳。”

听见这声咳嗽,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二人吓了一跳,纷纷朝茨木童子看过去,鬼使黑的手还顿在半空呢。

“原来是茨木童子大人。”鬼使白站起来,朝茨木行了个礼,以示尊敬。

虽然周遭是那么黑,可茨木童子偏偏就能看见鬼使白脸上的一抹微笑,像是忽然见到了三月的溪水,四月的桃花。

鬼使黑见茨木童子盯着他兄弟怔住了,心里便有些不痛快。

“我说茨木,天都黑了,你来这儿做什么。”

听到有人同他说话,茨木这才把目光从鬼使白脸上移开,答道:“我来,是为了让你和你弟弟回去啊。晴明大人刚刚解锁了我全部的传记,这样我就可以接替你的位置了。”

他又环视了一番,见地上除了方才鬼使兄弟吃的东西之外,还有一个酒瓶,几个酒杯。便又说道:“你们方才是在吃晚饭吗?”

鬼使黑说道:“吃什么晚饭呢,只不过就着点心喝两杯酒。”又道:“是,我想起来了,晴明大人刚才的确说让你来代替我。”说罢双腿一齐发力,稳稳当当站了起来。鬼使白弯腰替他将夺魂镰捡起,顺手为他拍净衣服下摆沾染的灰尘草叶。

小茨木童心未泯,听见有点心吃还有酒喝,便求鬼使白给他一点尝一尝。

鬼使白将一个小包裹放入小茨木手中,笑道:“茨木童子大人如果再晚点来的话,点心酒都让我俩吃完了。”

小茨木迫不及待打开布包,拿出一块放进嘴里尝了尝,道:“好吃好吃。这是哪里得来的点心?感觉不太常见呐。”

鬼使白道:“是人间的点心。小茨木大人想来是没有吃过。我白天到人间去,见到一位老伯卖这种糕点,闻着味道十分熟悉,却不记得什么时候吃过,便变作人类模样,买了一包。”

闻着熟悉却没吃过。那是因为你不记得前世了吧,说不定还是你生前爱吃的点心呢。茨木童子如是想,难得这回他同鬼使黑想到一起去了。不同的是,鬼使黑却知道,那确确实实是他们兄弟二人生前最爱吃的点心。

小茨木吃的口渴,便拿来酒瓶放到嘴边喝了起来。虽是酒水,可茨木并不觉得上头,正好缓解了口渴。

鬼使白又说:“既然晴明大人如此吩咐,我们二人这就离开,先谢过茨木童子大人。在庭院中守卫虽看着体面,可不能算是个好差事,而且不得随意走动,常常会感到寂寞。若茨木大人觉得渴了饿了或者无聊寂寞了,我们二人得空的话便来探望你。”

鬼使黑完全不想帮茨木童子的忙,可既然鬼使白说的是“我们”,这就说明他在内心里已然将两人所作一处了。所以说鬼使黑毫不生气,反而满心欢喜地答应下来,只要能同弟弟在一起,做什么都是好的。

“喂我说,我弟弟说的对,这不是什么好差事,这几日我没少受罪,还不如叫我去给阎魔老太婆干活呢。你可想好了。”

茨木童子心道,他这是因为整日见不到他兄弟,才满腹牢骚。他先前问过看守院子的式神们,其他人觉得还好,的确是有一些无聊,可并没有像鬼使黑说的这样糟。况且也没有只让同一个人一直在院子里站岗的道理,大家终归都是要轮上一遍的。况且大茨木要看守,晴明就会带茨木弟弟去战斗,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何乐而不为。

茨木童子虽然平日里表现得像是个没什么考虑的妖怪,尤其是只要沾上酒吞童子的事情,他的表现还会再傻上几分。可实际上茨木的头脑十分聪明,只是他生性自由,甚至有些懒散,又讨厌麻烦,便给了别人那么一种愣头愣脑的印象。眼下他虽经历了这番考量,脸上也是全然没有显露出来,只说:“有什么可考虑的,晴明大人安排吾做什么,吾做便是了。”

只听小茨木打了一个酒嗝,顿时酒气弥漫,茨木童子这才发现他弟弟将鬼使二人剩下的酒喝了个精光,顿时哭笑不得。

“这孩子喝酒真猛,只好拜托两位替我将他送回去了。”

鬼使黑道:“包在我们身上。那我们走了,这里就交给茨木大人了。”

嘱咐一番,便告辞了。

 

月色如水,隆冬时节,晚上寒风阵阵,再加上四周空无一人,茨木童子虽身为妖怪,对于寒冷可也是有感觉的。他抬头看看明月,心想若此刻能有一杯酒就好了,不用很多,一杯足矣。

与此同时,已然安全回到了屋子的小茨木有些晕,酒这才张牙舞爪地显露出它的力量来。他站在屋子中央,瞧着地上的两床被褥,琢磨着哪一床是他的,哪一床是他哥哥的。不知道琢磨了多久,他只觉得背后忽然出现了强大的妖力,这力量有些像他哥哥,可是他的感觉被酒精麻痹了,他不能确定。他继续呆愣在原地,没察觉身后的门已经被拉开了。一丝冷风吹了进来,小茨木是背朝门口站着的,这一吹就冷出了一身鸡皮疙瘩。然后他才意识到门开了,便想要赶快关上才行。正准备转身的工夫,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忽然离的很近,他一下子呆住了。背后有什么人一把将他搂入怀中,双臂勒得很紧,两具身体也贴的更紧了些。那人将头埋在小茨木颈窝,深深地吸了口气。小茨木随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僵在原地更不敢乱动了。

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呐……茨木,今天你身上的味道……是喝了人类的酒吧。”

评论 ( 11 )
热度 ( 60 )

© ConfessionAtl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