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背山下百合花開。

【酒茨】老子是你茨木爸爸 05

这章有博晴和鬼使黑白。

还有青春期的小茨木的那些离愁别绪。

可能大约有些无聊

微OOC。


05

茨木弟弟最近有些郁闷。

茨木弟弟所处的年龄段正是人类所说的青春期,难免烦躁易怒,有时还有些莫名的小情绪。比如,他哥哥是大家公认的“酒吞的老婆”,而他自己呢,什么都不是。刚才隔壁家的酒吞在众妖面前拒绝了回心转意的红叶,牵起了他哥的手。那个蠢哥哥都找到自己的酒吞了,可他连挚友的影子都没瞧见。再比如,晴明阿爸求夜叉而不得,终于打算培养一下有潜力的式神了。茨木弟弟跟饿鬼打赌,赌晴明要培养的下一个式神是他自己,赌注是一个豆沙馒头。然而,现实永远都是那么残酷。晴明忽然了发现海坊主的神奇之处,可攻可受,呸,可攻可奶,虽然长得丑点,但是丑的很霸道,于是便开始养起了海坊主。而早就三星满级的茨木弟弟依然无人问津。茨木弟弟把自己用私房钱买的豆沙满头送给饿鬼的时候,不禁又感叹起自己的不幸来。最后得出结论,这些不幸都要归功于他的哥哥!

虽然茨木兄弟降生在晴明的结界中只相差了几秒钟的时间,也就是晴明画一道符咒的时间,然而就是这几秒钟,决定了这兄弟二人未来天差地别的生活。晴明是一个穷困的非洲人,很有自知之明地决定先把一个茨木儿子养大,只好再考虑另外一个。直到大茨木升到六星为止,他都享受着最优质的狗粮和御魂,所以茨木弟弟到现在既没有升级技能,也没有升星。反观茨木哥哥技能全满,一个人上能打麒麟,下能削石距。而他自己,还是个半吊子。

又比如,要知道青春期是一个妖一生中最丑的时间段,而我们的茨木弟弟不幸也没避免。不像已经成年的茨木哥哥,茨木弟弟既没有高大的身躯,也没有浓密的秀发,就连头上的角也是布满了褶皱的。小茨木有些自卑,有些憋屈,想要和哥哥打上一架消气却总是找不到人。一想到他肯定和挚友在一起,就更加生气。生气就要发泄,茨木便去找那些低级妖怪们切磋。可是因为他下手太重,后来就没有小妖怪愿意和茨木弟弟一起玩了。茨木弟弟又是自己一个人,有着少年的胡思乱想,自怨自艾着,提心吊胆着,整天都在害怕阿爸把他分解成御札去换夜叉。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同样是兄弟,鬼使兄弟和茨木兄弟的相处模式就大相径庭了。

当初阿爸为了开小黑的传记,不知道上了多少量小黑车,好不容易才把鬼使黑的技能升满。而阿爸开小黑传记的原因很简单,他只是想看兄弟二人是怎么秀恩爱的,因为他自我膨胀地觉得,世界上再也找不出任何妖怪可以比他和源博雅更加恩爱了。鬼使兄弟的故事最开始有些虐心,就像8点档准时播放的狗血言情肥皂剧一样,失忆是必杀技,虽然老套,但是仍旧能把你虐的要死要活的。看完传记,晴明禁不住感叹道,本来是想吃一把糖的,结果却被捅了刀子,这简直就是一出千里追弟的大戏啊!于是他决定,兄友弟恭要从娃娃抓起。

晴明召唤出鬼使白比用碎片合成鬼使黑要早很多,所以鬼使黑刚来到阿爸的阴阳寮的时候,还是个婴儿,而那时,鬼使白已经成长为一个玉树临风的青年了。晴明别有用心的将照顾鬼使黑宝宝这个任务交给了鬼使白。于是,在鬼使白风正茂的年纪,他被一个小鬼头缠上了。小鬼头说的第一句话,不是呼唤召唤出他的晴明为阿爸,也不是喊养育她的姑获鸟为姑姑,而是在鬼使白抱着他的时候,喊了一声“弟弟”。这声意想不到的“弟弟”把周围的一众人与妖吓了一跳,然而鬼使白听到正在牙牙学语的小鬼喊自己叫“弟弟”,也不生气,只是觉得他十分可爱。本想着等他长大之后自然就会分清“哥哥”与“弟弟”的区别,便由着他继续叫下去。可这么一叫,鬼使黑就从一个认生的小鬼头长成了一个霸道的青年。而那声“弟弟”,却是从来没有改变过。虽然鬼使白从未承认自己是他的“弟弟”,可听着听着,也就莫名其妙地习惯了这个称呼,嘴上虽然从未答应过,可在心里却已经答应了成百上千次了。

儿童的时光总是快乐的,小鬼头们还不知道烦恼为何物呢,都有着这样那样大胆的理想与愿望。和别的孩子不同,鬼使黑的愿望不是成为强大的妖怪,或者战胜哪个人类,为妖界争光,他的愿望是,要和弟弟永远在一起,像夫妻那样,永远在一起。小鬼使黑产生这个念头的时候,才刚刚长到鬼使白的肩膀,即使这样,小黑却有自信,长大后他一定会成为弟弟的肩膀。自从坚定了这个念头,小黑的日常就变成了:和弟弟修炼;喂那个妖怪别和我弟弟靠这么近小心我打你;和弟弟修炼;弟弟你在看谁,你眼里只能有我一个;和弟弟修炼;真好今天又是弟弟哄自己睡觉呢。就这样,日复一日。后来,鬼使黑终于长成了和弟弟一样标志的青年。两个人一黑一白,风流俊秀,可谓是鬼界翩翩佳公子。为阎魔大人工作的时候,打着招魂幡的鬼使白在前,为陷入迷途的亡魂引路;举着夺魂镰的鬼使黑在后,为弟弟清除一切危险。虽然小黑对外多次表示自己是鬼使白的哥哥,可小白从来都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并因此而包容看顾他,因为过去的事情,鬼使白已经劝人忘却了啊。可鬼使黑记得!他记得两人前世所受的痛苦,他记得两人许下的坚定的誓言,可他反而觉得,弟弟忘记一切,忘记自己,也算是一件好事,起码他可以解脱。而痛苦,就让身为哥哥的他来承受吧。因为他有信心,纵使弟弟喝下千百碗孟婆汤,定会与他再一次相识,再一次交心,直至再一次相守到老。

 

茨木哥哥最近心情倒是不错。

自从知道了隔壁有个高级温泉,在结束了一天的战斗之后,他总是会陪酒吞童子泡上一会。若是泡得久了,便直接回家睡觉;若时间尚早,便和酒吞在训练场来一场友谊的切磋;若是晚上天空晴朗,便和酒吞赏明月喝美酒;若赶上阴雨天气,便和酒吞躲在树叶下煮温泉蛋当夜宵吃掉。不知是温泉的效果还是因为和酒吞切磋的原因,茨木总觉得自己好像比之前还要强壮了些,白天组队时候还被一个20级的小萤草怀着敬佩的心情称赞了好几次。茨木对于现在的生活,感到很满足,尤其是他和酒吞的关系,虽然更加亲密了,却没有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还是哥们之间的感情。茨木童子很开心,也很放心。

这天,一大早,茨木童子就起床了,他先去训练场消磨了一个上午,中午和大家一起吃了午饭,下午做了做日常,甚至大发善心地和小孩子们玩耍了起来。起因是小孩子们想吃树上结的果实,可是够不到,荒川便叫来茨木哥哥帮忙。茨木将小荒川扛在肩膀上,驮着他去够树梢的果子吃。小荒川第一次到了这么高的地方,有些害怕又有些兴奋。其他孩子见荒川骑在了茨木的肩膀上,也纷纷嚷嚷着要试试。茨木便一个接一个轮流将他们放在肩头。他真是温柔,对于小孩子们的要求从来不忍心拒绝,也不在乎他们是不是弄疼了他的头发,甚至容忍他们伸手拽他头上的角。

不远处的鬼使兄弟也在看着这边的情况。他们兄弟二人在给包子们洗澡,这不是件容易的活计,因为包子们受到微小的刺激便会爆炸。鬼使黑粗手粗脚的,已经弄得好几个包子爆炸了,一次是因为洗澡水太热,一次是因为把包子放在地上的力道太大,还有一次是因为看到一个包子和鬼使白太亲近,故意捏爆的。鬼使白教训了他一番,他只好更加小心谨慎一些了。

“瞧那些孩子们玩得多愉快。你也是从这么小长起来的。”

鬼使白手上正忙着给包子擦干身上的水分,眼睛却朝茨木童子的方向看过去了。

“可是我已经长大了。”鬼使黑回答。

“是我把你养大的,你应该管我叫‘哥哥’才是。”

这是鬼使白第一次和鬼使黑谈论称呼的问题,鬼使黑有些兴奋,同时又有些小小的失望,因为这意味着鬼使白依旧没有想起前世的事情。

“活着的时候,我是你哥哥;即使成为鬼使,我也是你哥哥。弟弟,我长大了,你可以放心了,因为哥哥会保护你,永远陪在你身边。”

鬼使白感觉到鬼使黑握住了他的手,握得那样紧,让他没有办法安心工作了。

“你这么毛躁,我怎么放心。我要照顾你呢。”

“谁照顾谁都没问题,只要我们兄弟二人在一起就行。”鬼使黑这么说着,将弟弟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然而此时,被鬼使白扔在浴桶里面的包子有些生气了,他觉得自己好像被遗忘了,便发起脾气来。嘭的一声,包子爆炸了,溅了鬼使兄弟一身的水,鬼使白吓了一跳,想要抽出手来擦干脸上的水珠。可鬼使黑却不准他把手抽出去,只用一只手攥住弟弟的双手,另一只手温柔的抚上弟弟的脸颊,轻柔地擦拭着。鬼使黑的手停留在鬼使白的唇角,不再移动了,他的双眼凝视着鬼使白,眼神深邃,温柔得像春水。

砰地一声闷响,打断了两人的凝视。原来是正蒙着眼睛和小孩子们玩游戏的茨木童子撞到树上了。鬼使二人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茨木童子虽然正在揉着额头,脸上却是笑着的。

天空传来翅膀扇动的声音,茨木童子揉着头朝天上看去,原来是姑获鸟。

姑姑降落在茨木童子面前,说道:“茨木啊,晴明大人找你好久了。今天晴明大人要开二星火麒麟呢。”

“哦,原来如此。稍等一会,我马上过去。”

目送着姑获鸟飞走了,茨木转身面对着小朋友们说道:“哥哥要去干活了,下次我们再一起玩好不好。我不在的时候不要随便爬树,不然会摔下去的,知道了吗?”

“知道了。”小孩子们齐声回答道。

“茨木哥哥再见。”

茨木童子朝町中走去,走到一半便碰到了晴明一行人。

“儿子,等你很久了。今天我们可是要打败二星火麒麟啊。”

“没问题的,晴明,正巧我刚把暴击伤害的御魂升满级。”

“可不要再被魅妖迷惑啦,茨木大人。”这是山兔的声音。

“放心,我这次绝不会再牵连大家了。”

“看着大家干劲满满的,我也放心啦。”安倍晴明感到十分放松的晃着折扇。

 

身为一寮之主的晴明开启了对二星火麒麟的狩猎战。等待着其他阴阳师的加入。

神奇的是,副会长竟然在线,并且同意了晴明的邀请,派出妖狐、酒吞童子和惠比寿加入战斗。我方派出的则是是茨木童子和座敷童子的双童子组合。

“加油啊孩子们,快点打完啊,博雅还在家里等着我呢。”晴明说完这句话,倒计时也正好结束,咚咚的鼓声传来,狩猎战开始了。

6破势御魂的茨木真是厉害,一掌可以打掉火麒麟2w左右的血量。而晴明友人派出的惠比寿也是凶猛的大奶,每一回合可以让我方的战士们加3k多的血量。妖狐的表现也很惊人,似乎是要成全晴明早点回家陪博雅这个小小的心愿,每次狂风刃卷都可以突很多下。酒吞童子发挥依然稳定,因为释放技能不用耗费鬼火,同时减轻了座敷童子的压力。整队人配合默契,晴明指挥得当,很快,大麒麟消失了,第一波小麒麟出现了。

为了避免发生上次被魅妖迷惑的事故,晴明打起了一百二十分的注意。第一轮小麒麟身上的御魂分别是:轮入道、招财猫、镜姬、破势、魅妖。随着晴明一声令下,三个输出式神将带有魅妖的小麒麟作为了集火的目标。

狩猎战是一个枯燥的过程,期间不知道要重复多少次一模一样的动作,茨木心想,还好有大家陪伴自己,若是他自己一个人,怕是要无聊至死了。

酒吞瞧着茨木每一拳似乎都是用尽了全力挥出的,便有些担心他的身体负荷过大。

“喂,茨木,这场狩猎战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你省些力气吧。”

“挚友啊,上一次就是因为我就是中了魅妖,才一拳打死了我的队友,结果只剩下我一个人单挑麒麟。我对魅妖的恨意你是不会明白的。”

呆子,我怎么会不明白,酒吞腹诽道。可你不是我啊,我感觉疲惫的时候或者是受伤了,喝一口酒就可以恢复一些,你若是累垮了,我们可要指望谁呢。眼看着自己的劝说完全不起作用,酒吞童子觉得只有用实际行动帮助茨木童子分担一下了。于是他仰头喝了一口酒,爆发全开,也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攻击魅妖小麒麟。

受了茨木和酒吞这种不要命打法的鼓舞,全队士气高涨。终于,带有魅妖的小麒麟很快就阵亡了。场上还剩四只小麒麟,式神们停下了动作,等待着晴明的指示。

“集火那只轮入道。”晴明一声令下。

这也是式神们所希望的。那只带有轮入道的麒麟实在太讨厌,轮入道触发几率太高,自身伤害也不低,血最少的妖狐险些死在它手下。

现在,轮入道麒麟成为了众人的新目标,它似乎是感受到了自己的生命岌岌可危,轮入道触发的概率好像提高了,几乎每一次都是二段攻击。惠比寿爷爷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鲤鱼旗一个接一个地立起。终于,在一次狂风刃卷的爆发中,轮入道麒麟阵亡了。而令晴明有些可惜的是,妖狐本身携带的御魂就是轮入道,这下阵亡麒麟的属性就没法叠加在他身上了。

小麒麟消失,大麒麟重现,集合了招财猫、镜姬和破势属性的它,显得更加可怕了。接下来的战斗好像一场赌博,谁也不知道哪一个招式会触发镜姬,茨木、酒吞和妖狐的每一次出手,都带着必死的觉悟。

“好好体会,吾之豪拳!”

茨木童子每一次释放招数,都好像是要用尽了全身的妖力一样,可无论他有多么的精疲力竭,下一次释放地狱之手的时候,又能在体内搜刮出一些新的妖力来。

然而,就在茨木童子这竭力一击下,镜姬触发了,茨木当场就被反弹回来的伤害打死。他亲眼看着自己再一次化为一团烟雾,身上还冒着地狱之手所携带的黑紫色气焰。这感觉,太恐怖了。虽然已经阵亡,茨木却感觉身体疼痛得仿佛正在被碾压着一般。大约是自身无法消化自己所造成的的伤害,所以便对疼痛格外敏感起来。可他有什么办法,只能在一缕烟雾的状态下,寄希望于自己的队友,双眼注视着酒吞强大的身形,在心中默默祈祷,挚友啊,可千万不要被自己的力量反弹而死。

茨木一死,一片哗然。这冲击来得太快,甚至连酒吞童子都没反应过来,刚才那个帅气的身影,竟然在他自己制造的爆炸中,消失了。晴明是最先反应过来的,赶忙下令让所有式神改为普通攻击,虽然这严重延长了战斗时间,可只要有镜姬在,这就是唯一的办法。破天荒的,酒吞童子竟然违抗了晴明的命令。如果按照晴明的保守打发,酒吞可以只攻击一下,便将其他的狂气浪费掉,可他不愿接受如此消极的战斗,他狂啸,他爆发,他沉浸在茨木阵亡的震惊中忘却了自己,因而他的每一次出手都是想要置对方于死地的,是毫不留情的,是不在乎自己是否也会被反伤致死的。

晴明看着酒吞童子的举动很着急,只要他的血线有稍微下降的趋势,就赶忙命令道:“酒吞,快点喝酒回血啊。”

而酒吞则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输出上,将自己的生命交给了惠比寿。身经百战的他明白,对于队友的信任是胜利的先决条件。

妖狐看着酒吞童子如此疯狂的样子,有些惊讶,不禁用扇子掩住口鼻,只留下一双桃花眼观察情况。

啧啧,真是有趣了呢,小生真是好久都没有见到鬼王大人此等风采了。上一次见到是什么时候了呢?嘛,那还是酒吞大人爱上鬼女红叶之前的事情了。

虽然内心活动很丰富,可妖狐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妖狐虽然有着诱拐少女的罪名,可实际上却是八卦社社长,所谓的诱拐少女,也只是想要满足他和女孩子们讨论八卦的心情罢了。

“狂乱的气流,化作利刃释放你的愤怒!”虽然嘴上说着很霸气的话,可妖狐也只是打出了一个中规中矩的气刃,然后便闪到一边扇着扇子看好戏去了。

又到了酒吞童子的回合,不知道是不是他运气好,还是镜姬都被鬼王大人散发出的气场所震慑,之前的攻击都没有触发。镜姬越是不出现,暗中观察的茨木就越是提心吊胆,仿佛再下一次它就要现身致酒吞于死地了。可酒吞依然我行我素,丝毫不受镜姬的威胁,为友人复仇的心愿战胜了一切。

“挚友,你不要这个样子。要是你死了,阿爸的成就恐怕是又拿不到了。这是一场持久的战斗,不要意气用事啊。”

茨木童子急得大喊出来,可他只是一团烟雾的状态,没有人听得到。

可是,酒吞童子好像感应到了什么,朝茨木的方向看了一眼,目光如炬。随即又转过头去,注视着麒麟,从大葫芦里喷出一股一股强劲的气焰,尽数打击在对手的薄弱之处。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这样的担心持续了多久,终于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大麒麟在一阵狂风刃卷中轰然倒地。二星火麒麟,胜利!成就达成。

晴明高兴得不得了,将每个式神都拥抱了一下。虽然茨木童子仍然是阵亡的状态,没有办法去感受阿爸拥抱的温暖,可身上却像被抱了一下似的,一阵暖流在体内流淌着。

“友人家的酒吞,你可真厉害啊。都是因为我指挥失误,导致我们痛失主力,幸好有你们在。改日我去拜访你阿爸啊。”晴明说道。

“茨木,他……”酒吞问道。

“放心,出了町中就能见到他了。我儿子皮糙肉厚的,休息一阵就能恢复了。欢迎你常来我们家找他玩儿啊。”

“好,那我们先回家去。再回。”

“再见啊,友人家的酒吞。”晴明喜滋滋地和对方告别,又喜滋滋地带着观战的众式神回家。果然,刚出了町中,便看到了等待着他们的茨木童子。

“儿子啊,受伤没?还疼不疼?阿爸真是心疼死你了。”

“还好啦,不疼的,就是头有点晕。”明明身上都是伤,茨木却不愿说出来。大家都看在眼里,明白他的心情,便也不戳穿。

“嘿,这下你终于体会到地狱之手的厉害了吧。哎哟我儿子的地狱之手真是太强势了,动作也那么帅。儿子能来我们寮真是要感谢天照大神的关照。”

茨木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阿爸,快别这么说了。你看那里,是谁来了。如果让他听见你这么夸我,有点不太好吧。”

源博雅从远处走来,迎接晴明回家。

“博雅,为何你每次都来得这么准时。是巧合吗?还是,你使了什么诡计?”

源博雅也不急着回答,只是牵住了晴明的手。

“你来狩猎,又不让我跟着你。我都要担心死了,怎么在家呆得住。便告诉在一旁观战的童女,让她在战斗快结束的时候飞回来告诉我。”

“是呀,晴明大人,博雅大人很是担心呢。”童女忽闪着小翅膀从源博雅身后飞来。

“博雅,你是不知,这次我们大家都没有中魅妖,可茨木却中了镜姬。我看着茨木死在他的地狱之手上,本来都要绝望了,可幸好还有友人家的酒吞和妖狐呢。”

“你没事吧?”博雅有些紧张,一把将晴明搂进怀中。

“我怎会有事,只是心里波动有些大。”晴明在博雅怀中傻笑着。

“对了,儿子,”挣开博雅的怀抱,晴明呼唤着茨木童子,“这次掉的御魂都交给你支配了。谁教我儿子是一级棒呢。”

“是是是,你儿子最棒了。”博雅无奈地附和道,“那你老公呢?”

没想到博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开这种玩笑,晴明的脸有些泛红了,可还是老老实实地说道:“是是是,我老公也是最棒的。”

若换作平常,茨木童子只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被闪瞎了,可今天不知为什么,他却可以一种平静的心情面对这一对恋人,发自内心的喜欢他们。大约是太累了吧,茨木如是想。

一行人在甜蜜的气氛中回到了家。茨木看了看奖励的御魂,不错,是一个五星心眼。

——谁用心眼来着?

茨木既然自己不用,当然要给需要的式神了。

——对了,是弟弟。弟弟用心眼。

于是大茨木兴高采烈地满庭院乱跑,寻找着小茨木的身影。

找了半天,终于在池塘边找到了独处的茨木弟弟。

兴冲冲地跑过去,他伸手一拍茨木弟弟的肩膀,说道:“弟弟啊,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缺心眼吗?”

茨木弟弟回头,看见受了一身伤的茨木哥哥,吓了一跳,皱了皱眉,气呼呼地嚷道:“你才缺心眼呢!大笨蛋!”

说完便哇地一声哭了,没等到茨木哥哥反应过来,就一溜烟地跑走了,连头都没回一下。

留下受着伤的大茨木,站在水边,感受着徐徐的夜风,瑟瑟发抖,手中拿着一个心眼御魂,一脸懵逼。

评论(6)
热度(87)

© 千山日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