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背山下百合花開。

【酒茨】劳资是你茨木爸爸 04

#酒茨# 微#博晴# #黑白#

伪穿越,玩家穿越进游戏的那种。

微OOC。

短篇。

傻白甜,保证不虐。


04

正是酒吞童子拦住了茨木童子。

本来都已经将妖力注入左手掌中了,可在看到酒吞童子的脸后,这股妖力一下就消散殆尽了。茨木生气,可他的身体不生气。作为酒吞的下属兼友人,必然是不可能朝他施展地狱之手的。果然,再炸毛的茨木童子,只要碰到了酒吞童子,都会温顺的像个小绵羊。

继续无视红叶的哭泣,酒吞问道:“你去哪里了?本大爷一直在找你。”

茨木无语,怎么这剧本里还有他的台词?

“我……我睡觉去了。”

酒吞瞥了茨木一眼,抓紧了他的手,拽着他来到红叶面前,站住,却不说话。

茨木夹在两人中间,一会看看酒吞,一会又看看红叶。他们二人始终保持着沉默的对视,无人言语,可互相传递的眼波中仿佛承载了万千情愫,有钟爱,有无奈,有歉意,有谅解。当然,这些都是茨木体会不出来的,他天生就是个静不下来的性格,在这种场合,安静得只剩下跳跳一家蹦来蹦去的脚步声,让茨木有些头皮发麻。他看着酒吞与红叶深情对视,仿佛忽视了世界上的其他生物,便想着要赶快退场才好。正当他转动手腕,试图摆脱酒吞的控制,这时,酒吞却将他的手攥得更紧,并率先打破了沉默。

他凝视着面前艳丽如枫的女妖,问道:“你懂了吗?”

红叶望着酒吞,却不敢直视他的双眼,只看向他拉着茨木的手,一不小心没有忍住,眼泪又落了下来。

酒吞童子的目光,终于从鬼女红叶的身上移开了,望向了人群外,望向了远方,那是大江山的方向,望了一圈,最后又落到茨木身上来。

“茨木,跟我走。”

一头雾水的茨木,正充满好奇的看着这一男一女之间的剧情,没曾想却被点了名字。

“诶?你说什么?凭什么要老子跟你走?”

“少废话,跟本大爷走就是了。”

虽然嘴上说着不要,可茨木的身体还是很诚实。于是他迈着矫健的步伐,和酒吞童子并驾齐驱,穿过了无数看好戏的妖怪,大踏步向前走去。

走了一会,茨木忍不住问道:“挚友,我们去哪儿啊?话说,你们俩,刚才怎么回事?”

“回我家。”

“什么?回大江山?”茨木大吃一惊。“不,我可不回去。阿爸费劲了洪荒之力才召唤出了我,我是绝对不会抛下他的。”

酒吞无语。

“我说的是,回,我,阿,爸,的,宅,院。”酒吞一字一句地讲给茨木听。

“那我也不去!我去了你的宅院,我阿爸怎么办?这不还是要我背叛他。”

酒吞继续无语。

“我说茨木,你今天怎么了?你难道不知道式神不被召唤上场战斗的时候,是可以随意支配时间的吗?你来我的神社,和背叛主人成为别人的式神,是两回事。”

“啊?原来还可以这样啊。”

“可,可是,为什么要我去你家。”

酒吞持续无语。

“茨木,你不记得你自己偷偷跑来我家,吵着找我喝酒的事了吗?你难道不记得有多少次了吗?”

“哦,原来只是喝酒啊,我以为还有什么别的事呢。”茨木赶忙装作自己什么都懂的样子,把这件事糊弄了过去。

“不然你这笨蛋还能做什么。”

“挚友,你这话可是太伤我的心了。为了挚友,我茨木童子什么都可以做。”

“哦?”酒吞童子轻笑道,忽然一把将茨木拉至胸前,挑着眉头问道:“‘什么’都可以做?

气氛好像忽然一下就变得危险了,茨木欲推开酒吞,便尴尬地笑了笑。“对对对,我要把身心都献给挚友。”

“哦?这下倒好了。正巧我刚拒绝了红叶,不如,你来补她的空缺?”不管他的挣扎抗拒,酒吞将茨木搂得更紧了一些。

可是这个姿势真是太不好受了,茨木和酒吞差不多高,这下却非要缩在他胸口的位置,越是抗拒,反而抱得越紧。

茨木弓着背,不知道什么时候酒吞才会放开他啊。

“什么?你刚才说,你拒绝了红叶?”茨木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听到了什么。

“为什么啊?你不是很喜欢她。”趁着说话的工夫,茨木推开了酒吞。

“我拒绝了她。你难道不开心吗?”

“这……”他刚想脱口而出你喜不喜欢她和我开不开心有什么关系,可是又想到了游戏的设定,茨木还是把实话藏在了心底:“我当然开心!挚友终于可以不用再被那个女人迷惑了。妖族顶点的男人重新振作起来了!”

酒吞哼了一声,不置可否,可他嘴角的笑意,没能逃过茨木的眼睛。

“可是,究竟为什么要我去你家啊?”

“……等你到了就知道了。”

两个神社相连的地方就是结界了,于是两人朝结界走去。刚进入结界,发现小荒川还待在那里,可怜巴巴的。他一看到茨木来,就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这哭声让人心疼,茨木童子赶紧跑过去,一下子抱起了荒川之主。荒川宝宝见终于有大人来抱他,便一头扎进茨木怀中,哭得更厉害了。茨木也知道不应该把这么小的孩子独自留在一群连话也不会说的达摩中,便做起了自我检讨,又一个劲地安慰他。于是,酒吞童子安排好的二人计划,又加入了一个小拖油瓶。

因为茨木左手抱着小荒川,酒吞就没法牵着他了,不过知道他肯定会跟着自己的,便率先走过了结界的交接处。

茨木走进结界相交的地方,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挤压感,可他是强大的妖,这种挤压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在他前面的酒吞已经消失了,他继续向前走去。终于,黑暗和压迫结束了,在一片光亮中,茨木进入了另一个场景。这座宅院的布局和茨木家大体一致,庭院、居室、池塘、修炼场等等都和他家如出一辙,但和他家的热闹散漫不同的是,这座大宅院是干净整洁的,并且非常安静,似乎连蝴蝶扇动翅膀的声音都能听见呢。茨木猜想这里的主人一定是个非常有规矩的人,便也跟着束手束脚了起来,不愿打破这里的宁静。

“挚友,你家好安静啊,其他式神呢?”

“他们在自己屋中打坐修炼。将我召唤出来的阴阳师非常在意提高式神的内在力量,式神们不仅要修习各自的招式技能,同时还要锻炼意志力。”

“原来如此,难怪挚友家的式神比我家的式神成长进步更快。”

酒吞不说话了。就连荒川宝宝似乎也感受到了空气中弥漫着沉重的妖力,闭目养神去了。茨木终于机智了一回,也跟着闭上了嘴巴保持安静。

“哎哟。”茨木叫了一声,有什么东西撞到了他的腿上。

他低头,看到一个长着羽毛翅膀的小东西正揉着脑袋。竟然是幼儿版的大天狗!

茨木看他毛茸茸的样子,一下子不小心又爱心泛滥了,可惜他只有一只手,若是想抱起他来,就只有先把另一个放下。低头看了看怀中的荒川,那家伙竟然睡着了,却不忘记用小手抓着他的衣襟。正在茨木犯难的时候,酒吞竟然弯腰一把将大天狗崽子抱了起来。除了茨木之外,这是第二个有幸得到鬼王大人拥抱的妖怪。

小崽子嗅了嗅酒吞,这个妖明明全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味,却把他抱了起来。他其实是想要那个白头发,笑起来很好看的哥哥举高高的。大约是酒吞的妖力太强,虽然小天狗不太情愿,可还是老老实实地待在酒吞的怀中了。

“这小不点是阿爸新召唤来的。其他式神都忙着修炼,没空管他。他可能是跑出来想要找人陪他玩吧。”

“挚友不愧是妖界最强,就连这么小的家伙都为挚友的气场折服了。”

“切,若不是看在他还算老实的份上,本大爷才不会抱他。”

酒吞抱着大天狗,领着抱着荒川的茨木,来到了一片温泉。这便是他们的目的地了。

看着缭绕的蒸汽,茨木问道:“挚友,你们庭院怎么会有温泉的?我们可以泡吗?”

酒吞回答:“这是我阿爸派人建的。专门给他和他的晴明使用。”

“啊。太遗憾了。那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酒吞不着急回答,而是把大天狗放在一旁,然后动手将上身那缕薄薄的布料解开,才说道:“如果是我这种稀有妖怪,就算是偶尔用一下,那个阴阳师应该也不会生气吧。”

茨木的确是很想泡温泉没错,可如果泡温泉的对象是别的人,茨木立马就会脱掉衣服钻进水里去,可现在的对象是酒吞,是他疯狂崇拜憧憬的人,他害怕会发生什么不合适的事情。酒吞已经脱了个精光,见他犹犹豫豫,以为他还在顾忌这是源博雅和安倍晴明专用的温泉,便说:“听阿爸说,这温泉的水有疗伤的功效,还可以增强妖力。你身上受的剑伤,经过这温泉水的浸润,会很快愈合复原。”

茨木当初受的伤其实早就好了,如果酒吞不提,他都快忘记这件事了。

想必是嗅到了水的味道,在茨木怀中睡觉的小荒川醒了过来,看着冒热气的温泉,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搂着茨木的脖子奶声奶气地问道:“茨木哥哥,我可以去泡温泉吗?”

茨木不忍心告诉小荒川这是别人家的温泉你不能泡,可看到他一双闪着亮光的圆眼睛,便禁不住同意了。

“好啊。”茨木半蹲在地上,给小荒川脱衣服。

荒川进了温泉,兴奋地游了起来,想必是太久没接触到水了。也难怪他这样,自从被晴明召唤过来之后,不是在姑获鸟的育儿房待着,就是在结界里面坐着,而自家晴明当然想不到要给荒川建造一个有水的居室。

因为荒川在游泳的缘故,水面不复平静了。忽然从远处钻出三个脑袋来,一个橘黄色,一个绿色,一个红色。原来这温泉里面不止有酒吞和茨木他们,鲤鱼精、河童还有海坊主早就在这里泡温泉了。

“哎呀呀呀,酒吞大人来了。”海坊主如是说。

“酒吞大人旁边的,可是茨木大人?”鲤鱼精小姐的视力很好,一下就看到了旁边的茨木。

“怎么办啊,酒吞大人好可怕。旁边还有茨木大人,真是更可怕了呐。”河童感受到稀有妖怪的强大妖力,已经禁不住要发抖了。

“依在下看,咱们还是走吧。”海坊主说。

于是他们三个一头扎进水中,消失了,接着水面冒出了几个泡泡。

茨木本来还想借人太多的话泡温泉不舒服为由来拒绝酒吞,谁能想到他们散发的妖力把三个小妖怪吓跑了。茨木不知道,令那三只水生妖怪感到恐惧的,其实不是高级妖怪的强大妖力,而是酒吞暴躁的脾气啊。

小荒川游了一会,又游回到岸边,伸出手揪了揪茨木的脚链。茨木又蹲下来,问道:“什么事啊荒川?”

“茨木哥哥也来泡,这里的水,很好的。荒川不想让哥哥一个人站着。”

茨木本来想说我不是一个人,还有大天狗宝宝陪我,可哪里还找得到大天狗的影子呢?大天狗早就脱掉衣服钻进温泉里去了,因为他矮小,又不会游泳,只敢贴着温泉边站着。

茨木童子一个人站在岸上,感受着温泉表面飘来暖人的蒸汽。酒吞因为泡在温泉里的缘故,皮肤稍微有些发红,他仰头望着一脸尴尬的茨木童子,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终于,茨木妥协了。他将衣服脱掉叠好,甚至在看到酒吞掉了一地的衣服后将它们也整理好,才迈进温泉中,舒服地呻吟出声。

“唉~真的好舒服啊。挚友的选择果然永远都是最明智的。”

酒吞看着水里的茨木,茨木的发梢已被打湿,肆意纠缠在脖子上,似乎是因为主人很舒服吧,头上的角看起来好像更红更明亮了一些。

茨木舒服地闭着眼睛享受,没有注意到身旁的酒吞正在注视他。

酒吞童子将茨木看了个遍,从头看到尾。看到他身上新添的几道剑伤显然是已经愈合了,可颜色比周围的皮肤浅了几分,光是看着就能猜出伤口的深度。他知道,茨木虽然很有爆发力,可是和自己比起来,体型偏瘦,皮肤也更加白皙,肌肉紧致而不夸张,似乎那家伙的每一寸肌肉都蕴含了可以容纳的最大力量。可如今因为茨木失去了右臂,只能用左手释放招数,导致左臂更加粗壮一些,给整具躯体的美感稍稍打了个折扣。酒吞继续看下去,目光停留在茨木的右臂上。茨木右臂的创口是平滑的,这样平滑的伤口是那把被世人称为“鬼切”的名刀留下的。可恶的人类,用一只妖怪的血肉,为一把武器命名。而茨木失去右臂,还是因为酒吞他自己下达的命令。只要是酒吞交给茨木的任务,茨木豁出性命去也会完成。酒吞想,这就是人类所说的“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吧。第一次,酒吞的心中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情,这种情感介于心疼与感激之间,酒吞说不出来。这种感觉,身为妖怪的他从不曾体会过,而身为妖怪,生来就是薄幸寡情的。

“这些年,辛苦你了。”

声音很小,可是因为水面的宽阔和安静,还是被茨木听到了。

“啊,什么?”茨木扭过头来看着酒吞,脸上还挂着笑容。见对方盯着自己的右臂看,茨木便明白了。

“谢什么?缺少一只手臂罢了,我的身心都交给挚友支配了。”

酒吞微微有些生气,气茨木不懂自己想要表达的心意。可细细想来,这份心意就连他自己都弄不明白,何况是别人。再说正是因为每次都有茨木这种看似无脑的陪伴,才能让他冷静下来,他过往的愤怒也因此而没有冲昏他的头脑。

——这个人,可是把我从烂醉中挽救出来的人啊。我,大约,再也不会为谁买醉了吧。

酒吞如是想。

 

茨木不知道身旁人的心思,只管安心享受温泉。再睁开眼时,竟看到小荒川在教大天狗游泳。茨木想,这两个孩子长大以后,可能也会像自己和酒吞这么要好吧。

属于风系妖怪的大天狗,是十分害怕水的。虽然他内心很崩溃,可他表面上硬是不表现出来。荒川玩的很兴奋,和一脸惊恐抓着他不放的大天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如果战斗之后,每天都能泡上一小会温泉的话,就好了。

茨木在心里盘算着。

——瞧他这么安静放松的样子,真是难得。若他喜欢,本大爷便勉为其难每天陪他来吧。

酒吞在心里计划着。

评论(12)
热度(74)

© 千山日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