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背山下百合花開。

【酒茨】本大爷就是酒吞童子 17 蝠翼 (你们想看茨木生茨球吗?)

17 蝠翼

凌晨两点,酒吞童子驾驶着机车在漆黑的路上行驶。车开的不快,因为司机在留意道路两旁。终于找到一家24小时便利店,酒吞打着哈欠把机车停在门口。在不大的商店里转一圈,他很快就找到想买的东西,抓了一把在手里,付完钱就离开,停留时间不到四分钟。

昨天两人只在中午吃了一顿饭,晚上什么也没吃。茨木睡到半夜就饿醒了,嚷嚷着非要吃健达巧克力,还非要吃中间是空的那种巧克力蛋才行。

茨木的话就是圣旨,酒吞只好屁颠屁颠地从暖和的被窝里爬起来,穿好衣服出门给他买巧克力去。

回家的路上酒吞觉得有些奇怪,茨木应该从未见过巧克力这种东西才对,为何忽然想吃,而且还指定了想吃的口味?

一来一回半个多小时过去,等酒吞带着巧克力回到家里的时候,茨木已经饿得直哼哼了。

看着对方一脸陶醉的表情吃着巧克力,酒吞不禁说道:“你要是饿极了,我去给你做饭,巧克力少吃些,小心牙疼。”

“嘿嘿,牙疼了就去找莹草或者惠比寿嘛,他们肯定有办法。”

酒吞童子对此十分没辙,谁让他愿意宠着茨木呢。

“你怎么忽然想吃这种东西来了?这不是小孩子吃的吗?”

正巧茨木拆开巧克力蛋中心的蛋壳,把里面赠送的小玩具取起来。

“我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那个人类孩子,似乎很喜欢这种食物。肚子一饿就忍不住想要吃这种东西。没办法,谁让我这身体是抢来的呢?”

他兴致勃勃地照着图纸将零件组装起来,将拼好的小玩具放在手中仔细端详。
“挚友,你见过这种东西吗?没想到还挺有意思的。人类的小孩子,应该很喜欢这种小东西吧。”

酒吞盯着他那副样子,有些渺茫,此刻的茨木是陌生的。从他俩最初相识时起,茨木就是强者,他从未见过茨木这幅天真无邪的样子。

心中一动,酒吞忽然问道:“茨木,你喜欢小孩子吗?你想要吗?”

茨木看着他,揉了揉眼睛,说道:“挚友何出此言?若是挚友喜欢,吾便喜欢。”

心里有什么东西在咚咚作响,好像快要跳出来了。刹那间,酒吞有些犹豫。

“好吧,那便生一个给我。”

他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转天早晨,酒吞童子深夜去便利店买巧克力的照片又登上了头条,某些网站甚至还有动图和视频。虽然戴着头盔,可酒吞为了方便查看清商品种类,掀起了挡风罩。和店员根本没有任何眼神接触,本以为不会暴露身份,还是被监控拍了个一清二楚。也不能怪店员眼神太好,酒吞的身材、气质实在太过惹眼,皮夹克、牛仔裤、马丁靴,他在衣架上顺手一抓的衣服,也能穿出走秀的感觉来。于是就有粉丝疯狂留言评论自家偶像衣品好、身材好,甚至还有广大网友在看清了酒吞买的巧克力之后,表现出十二分的好奇心,开始研究偶像究竟喜欢吃什么。有些老粉甚至找出了酒吞童子几年前尚未走红时在居酒屋喝酒的照片。好奇心是八卦的温床,已经没人理会前几日酒吞和大天狗的绯闻了。受这一热度的影响,“百鬼夜行”新成员公布以及新专辑筹备声明再次上升至话题首位。不知是否因为有人故意引导舆论走向,最后就连新成员“茨木童子”的身份也被热情的粉丝扒了出来。

对于这些,酒吞童子向来不以为然,他从不在乎网友评论,也绝不发表个人看法。可其他的公关人员见到这种势头却是非常高兴且痛快的。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荒川之主的“帮忙”,不知刷了多少话题才把舆论势头转到众人喜闻乐见的地步,反正他有的是钱。

 

四月的一个早上,距离“巧克力事件”一周后,酒吞童子对着镜子,发现头上长着一根灰白的头发,那一瞬间他有些心慌,他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果然,妄图扭转六道轮回必要为之承担后果。不过同时酒吞却产生一种松口气的感觉,妖界的衰落是大趋势,就算是大妖如他,如一目连,如荒,都没法改变这一事实,而他衰弱的速度只是比别的妖怪要快些罢了。复活茨木让酒吞元气大伤,他隐约觉得自己将不久于人世。

他本是热血铮铮的汉子,他以热诚对待世间,山中红叶,或是碧水秋月,某处涌出美酒的泉眼,成片的樱花和树下的温泉……都是他想要守护的东西。妖界的衰落与兴旺,他终究逃脱不掉。之前在大江山时也是如此,手下的万千鬼众,山下虎视眈眈的人类,茨木炽烈的目光,他都放在心上。可在与茨木分离的漫长岁月里,他逐渐失去了知觉,他想茨木,想得近乎痴狂,只能寄情于音乐和酒精。神明是公平的,在把幸福还给他的同时也剥夺了他永远幸福下去的可能。他想让自己的生命延续下去,哪怕是以另外的方式,也要永远陪在茨木童子身边。

他开始思考服用“聚魂丸”的可能性。

他带茨木去了鬼使兄弟那里,见到黑白童子与鬼使黑白几乎如出一辙,才松了一口气。

 

 “百鬼夜行”四辑发行一周后,茨木童子怀孕了。

在去电视台制作节目的途中,茨木晕倒在车里。事情来的突然,就连酒吞童子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茨木昏迷不醒,实在是怪事一桩,酒吞童子慌忙之中联系了桃花妖,于是约定好有新成员的节目只有大天狗、万年竹和妖琴师参加。

带着茨木赶往桃花妖住处的时候,桃花妖正和樱花妖一起玩着用毛笔在纸上涂涂画画的游戏。酒吞打横抱着茨木,时不时贴近他,感受对方的气息。他心慌得很,提心吊胆的滋味让他无所适从。

桃花妖保持着少女的模样,性格也如同小女孩般乖张,可一旁的樱花妖却是十分的成熟和贤惠。见酒吞抱着失去意识的茨木前来,已经明白事情的紧要性。赶忙将纸墨笔砚推到一旁,和桃花妖一起取来卧具,迅速布置出一个足以医治病人的场所。酒吞将茨木轻轻放到卧具上,放开他的一瞬间,他产生了一种奇怪之感,恐惧攫住了他的心,他赶忙抓紧茨木的手。桃花妖虽然嫌酒吞有些碍事,可看到鬼王大人那副紧张的模样,也不忍心将他赶到一旁去了。

“他刚刚忽然晕倒,原因不明。可晕倒之前他都好好的,没看出有不舒服的地方。对了……茨木的情况不同于一般的妖怪,他这具身体原本属于一个人类。”

“鬼王大人请放心,大致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茨木大人现在没有生命危险,可具体情况还得检查看看。”樱花妖如是说。

“哎呀哎呀,人类的身体呢,这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情况呀。”桃花妖这么说着,一边催动妖力,室内顿时充满了不知从何而来的桃花瓣。

她将手中的一片花瓣放入茨木口中,闭上眼睛,默念口诀。

与此同时,樱花妖也开始了她的治疗,妖力在她身后汇聚成一棵樱花树的模样,多重花瓣从枝头落下,落在茨木的身上,仿佛被裸露在外的皮肤吸收了一般,消失不见了。樱花妖也跟着闭上眼睛,嘴里念叨着什么。

过了没多久,大约几分钟的样子,桃花妖缓缓睁开眼睛,可茨木依旧紧闭双目,毫无苏醒的迹象。

“呀,茨木大人的妖力流失太多,所以才晕倒了。说来奇怪,妖力似乎被什么东西吸走了。”

樱花妖忽然睁开眼睛,脸上竟然是欣喜的表情。身后的樱花树瞬间消失不见,她打断了桃花妖的话。

“看这迹象……茨木大人……茨木大人这是——”

“他怎么了?”酒吞将茨木的手攥得更紧了些。

“茨木大人应该是怀孕了。”

心跳空了一拍,酒吞童子不知自己该作何反应。

“嘛——原来如此!这就说得通了,难怪我觉察到他的妖力都汇集到小腹部,原来是因为那里有小宝宝了啊。”

“酒吞大人,恭喜恭喜。”

两位美丽的花妖异口同声地向酒吞道喜,可他仍然一头雾水。

——先别急着恭喜我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怀孕又是怎么一回事?

二位“医生”的表情绝非开玩笑,而生命的延续也是酒吞一直想要得到的,可他现在非但惊喜,反而十分不安。茨木童子怎么会怀孕呢?

酒吞俯身,用耳朵贴近茨木的腹部,可那里十分平静,丝毫感觉不出有任何变化。

“茨木大人腹中的孩子是一个新生的能量体,现在还察觉不出来。茨木大人之所以昏迷不醒,也是因为这孩子的缘故。这孩子想要快快成长,故而吸附了茨木大人的大半妖力,导致母体损失大量能量,陷入昏迷。只要等到孩子长得稍大一些,便会自行将妖力还给母体,茨木大人便可苏醒啦。”

桃花妖瞥了一眼茨木的肚子,接着说道:“不过我看这孩子来势汹汹的,对妖力的需求这么大,母体可能会吃不消。孩子的父亲可以给母体灌输一些妖力,这样茨木大人也可以早点醒来。”

酒吞童子眼睛一直盯着某处,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他怎么可能怀孕?”他一遍一遍地重复这个问题,声音低得仿佛在自言自语。

“我不信……他肯定瞒着我做了什么。”酒吞猛地站起,吓了桃花妖和樱花妖一跳。

“嘛!酒吞大人先不要激动。现在妖怪之间像人类一样生小孩的夫妻越来越多啦,虽然和人类终究还是有差别,可生产还是会耗费母体很大精力的,第一要务就是要照顾好茨木大人啊。”

“我问你们,妖怪怀孕生子,除了服用‘聚魂丸’之外还有其他方法吗?”

桃花妖和樱花妖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酒吞会问这个问题。

“据我所知,应该是只有这个方法。毕竟妖怪无法像人类一样创造新生命,如果不是通过与人类结合,单凭我们自己的力量是无法生下孩子的。‘聚魂丸’的存在就是为了凝聚魂魄。将飘荡的孤魂凝聚、融合成一个能量体,植入母体内,便能以人类的方式孕育出继承了父母双方妖力的妖怪。”这是樱花妖的回答,显然她比桃花妖对这种事情的了解更多一些。

让茨木吃下“聚魂丸”——这个念头一直折磨着酒吞,可他迟迟没有做出行动,没有亲手将那可疑的丸药喂茨木吃下,他怕茨木因此而受到伤害。可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他现在能怎么办?只好竭尽全力保全茨木和他腹中的孩子。先让茨木醒来,才能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酒吞皱着眉头,说道:“先不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孩子……多大了?茨木他还要多久才能把孩子生下来?”

樱花妖接着说:“孩子还太小,具体存在了多少天不好判断,不过肯定不足月。孕期长短是由父母双方的本体形态和妖力大小决定的,快的话一两月便可出生,慢的话……就说不定了。”

酒吞单膝着地,轻轻抚摸着茨木闭合的眼睑,“那么,怀孕的这段时间有什么需要格外注意?”

“我们和人类不一样,没有那么多禁忌,只要能够使妖力得到补充,吃什么都好。不过最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孩子是通过非正常手段孕育而成,很容易流产。一旦流产,会对母体产生巨大伤害。孩子吸收母体的妖力实际上也是一种自保手段,怀孕初期,注意不要让母体剧烈活动,以免胎息不稳。”

桃花妖在一旁听得起劲,也跟着说:“不过……倒是没有发生过妖怪流产的事情呢,大概母亲们都很在意腹中的孩子吧。所以说如果真的发生了不幸的事,我们也没办法救治,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咯。”

诊断结束,酒吞童子怀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带茨木回了家。

“真是可喜可贺啊。”

“是呀,多好的事情。妖界又要迎来新成员了。”

“看酒吞大人的样子,好像一点也不知道这孩子是什么时候怀上的呢。”

“也不知道二位大人的孩子会长成什么样子呢?”

桃花妖和樱花妖呵呵笑着,将房间里收拾干净,摆好笔墨纸砚,重新玩起了游戏。

 

酒吞童子怀着复杂的心情回了家,他的爱人躺在他怀里。将枕头拍得更松软些,他将茨木轻轻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即便不是为了茨木腹中的生命,他也会这么做。无微不至的照顾——这就是鬼王大人来表达自己爱的方式。

他坐在床边,望着仍然昏睡的茨木叹了口气——原本红润的脸庞有些苍白,紧闭的双唇微微干裂。他不能再看他这样沉睡下去,他会发疯的。

酒吞取来吉他,拿在手中摩挲,并不弹奏。在那样温柔的轻抚下,那把遍布着裂纹的吉他竟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葫芦。酒吞童子瘙了瘙鬼葫芦的下巴,手法娴熟。那葫芦抖了两下,竟像张大嘴巴一样从中间一分为二,露出存放的瓶子来。那里面装着很久之前酒吞用自身妖力酿造的酒水,醇香鲜美,为补充妖力之上品。

将酒水含在口中,令人怀念的味道好极了,引诱着他将酒水吞入腹中。可他忍住了,只因这酒极其珍贵,他已打定主意要将全部酒水喂给茨木。

撬开茨木紧闭的唇,酒吞将口中液体渡了过去。他用手臂抱住茨木,稍稍抬起对方脖颈,方便液体流下,动作一气呵成,这并非他头一次这么做。就在四个月个月前,他将妖血渡给茨木,茨木得以恢复妖力,重新降世。几百年前,他也是这样,毫不知情地将人类奉上的致命酒水亲口喂给茨木,结果却是他俩阴阳相隔。美好的、恐怖的回忆,如同绝美的酒水,一股脑地涌进酒吞的脑海中,滴酒未进,竟产生了微醺之感。

不知灌了多久,直到酒瓶见了底,怎么摇晃也晃不出声了,茨木童子终于发出一句呻吟,悠悠转醒过来。

“你怎么样?”咚的一声,是酒瓶落地的声音。

布料摩擦作响,茨木童子挣扎着坐起身。地上的酒葫芦发出咔咔的磨牙声,似乎也在为此而激动。

酒吞赶忙取来枕头放在他背后,又问了一遍:“你怎么样?”

茨木皱着眉头,似乎有些头疼。“挚友吗?吾没什么事,只是觉得很饿很累。”

站在他面前的是酒吞童子,茨木花了几秒钟才看清。

“你再躺一会,我做饭给你吃。你想吃什么?”

“啊,挚友要为吾下厨,太棒了!吾……吾想吃牛排!”

没过多久,酒吞便端着餐盘回来,上面有餐具、一杯红酒以及一盘切好的牛排。

牛排血淋淋的,切口处透出生肉的白色,只有表皮稍稍变深而已,似乎连三分熟都未到,若是换做常人,还没有放进嘴里就会觉得恶心了。红酒里加了刚才喂给茨木的妖酒,比一般红酒的颜色更深,味道也更刺鼻。可这些对于目前的茨木来说简直就是惊世的美味。

三两口吃完了牛排,茨木舔掉嘴唇周围沾上的红色液体,满意地打了个饱隔,正想着下床将餐盘放回厨房,却被酒吞按着胳膊躺回到床上。

酒吞深吸口气,万般无奈,终于开了口:“你知道自己怀孕了吗?”

被质问的对象稍微楞了一下,惊呼出声:“呵,没想到那东西真的有效果!”语气无疑是肯定且高兴的。

这回换到酒吞愣住了,“什么东西?‘聚魂丸’吗?你怎么会吃它!”

瞧着爱人有些生气的模样,茨木撇撇嘴,贴上去将酒吞搂在怀里,用手摸着对方的头顶。

“好啦,吾还以为挚友会高兴呢,毕竟挚友那么喜欢小孩子。”

嗅着茨木的味道,感受着对方贴在头顶上的手掌,酒吞只有叹气的份了。

“本大爷喜欢的是你啊,我才不想把对你的喜欢分给其他人,即便是我们的孩子也不行。”

茨木咯咯笑着,继续安慰着暴躁的爱人。

他拉过酒吞的手,放在自己扁平的肚皮上,“挚友马上就要做爸爸了,这么说小家伙会伤心的。”

茨木的善良和可爱让酒吞更加难受,他想要孩子的目的没有那么单纯,他却不能将心中所想和盘托出。他觉得自己像个罪人。

“你什么时候吃的‘聚魂丸’?这玩意对身体有影响吗?”

茨木童子眨着眼睛——他在思考的时候总是这个样子。

“是新专辑发行的那天晚上。”他嘿嘿笑着,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安好心地拉着酒吞的手在自己光滑的皮肤上游走。

熟悉的触感成功唤起了酒吞的记忆,那个火辣的夜晚让他筋疲力尽,同时也食髓知味。


下集预告:下一章前半部分全是H,回忆那个火辣辣的夜晚。

评论(4)
热度(28)

© 千山日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