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背山下百合花開。

【酒茨】(知乎体 短篇 一发完结)如何掰弯直男?

如何掰弯直男?

本人男,性格内向,喜欢同班的男生。相处了两年,我一直暗恋他。他对我很好,和对别人不一样,有过女友,不过现在单身。我想和他过一辈子,请教各位前辈有没有掰弯直男的有效方法。


骨科医生爱喝酒

5,015 人赞同了该回答

这个问题其实我觉得我不是很有话语权。因为我也没弄清楚究竟我是被掰弯了,还是我把别人掰弯了。

我自认为是个直男,可是从我和他好到穿一条裤子开始,我仿佛预见了自己未来蜿蜒曲折的道路。

我俩的故事,从哪儿讲起呢?就从我刚认识他那时候开始吧。

我大概是十几岁的时候遇到他的。他是我们班的转学生,而我是班里的孩子王。我因为小时候长得比同龄人高大,打架又狠,所以被其他同学尊称为“老大”。

半大小子最喜欢抱团欺负新人,所以茨木刚转来的时候没少受我们欺负。可让我惊讶的是,这小子看着不算强壮,可打架一点也不怂,甚至还听有劲儿,把我那些“手下”全干趴下了。当我在大家的哀嚎和抱怨声中“登场”时,对这小子甚至还有点刮目相看。他恶狠狠地瞪着我,脸上还挂了彩(后来知道是因为我们的一个小伙伴指甲太长划破的),一下子朝我扑了过来。我闪身躲过冲我胸口挥来的一拳,顺势借力出拳,一子打中他的脸,他摔倒在地,那场战斗一瞬间就结束了,我赢了,一招制敌。他倒在地上半天没有站起来,始终低着头让人看不清脸。在场的小伙伴都吓了一跳,我也有点担心这一拳会不会打得太狠了,有没有把他打坏,如果他告到我家长那里就糟了。我正准备推他一下,让他抬起头来,可手指还没碰上他的肩膀,这小子就站起来了。他死死盯着我,我估计他是想再和我打上一场,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他竟然笑了起来。

“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厉害!以后我就和你混了。”

这是他和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只当他和其他兄弟一样,让我罩着他,可从那时开始,他就像个跟屁虫似的天天跟在我身后。

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发现他人缘还不错,班里的同学也都渐渐认可了这个转校生。

开始我觉得他黏在我身边有点烦人,毕竟一个男生总不喜欢连厕所都要一块去的同性友人。不过烦着烦着就习惯了,说具题外话,现在我也有点烦他这种“什么事都要一起做”的习惯。除了喜欢粘着我之外,他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拍我的马屁,无论对着外人还是只有我俩,他总喜欢变着法儿地夸我。起初我以为他有求于我,可渐渐发现他好像只是喜欢称赞我而已,只要能看到我笑就够了,别无他求。

后来我们经历了小升初,进入了同一所中学,还是同一个班。十四五岁的男孩,难免各自都有点小秘密,比如说开始偷偷注意班上女生的发育程度,在意其他男生的“尺寸”什么的。和茨木认识好几年了,我开始注意到他不正常的地方。当我们都忙着讨论女生穿的内衣颜色,互相讲着黄笑话的时候,这小子还和以前一样,只喜欢拍我的马屁。那时候学古文,什么“之乎者也”,什么“噫吁嚱”,这小子来了兴致,觉得从嘴里蹦出几句古文是件很酷的事情,可太难了他又说不出来,只能天天在身边叫我“挚友”,自称“吾”,把我当做古代枭雄、一方霸主,而他自诩为我的左膀右臂,座下第一大将。后来年纪渐长,中二的事情已不再做了,可“挚友”这称呼,却一直叫到了今天。

抱歉,有点跑题了,继续说我俩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变质”的。当时我就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喜欢我,甚至为了了解这种“不正常”的感情,还偷偷跑去看了好几部男同性恋的动作电影。毕竟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有点这种想法很正常。可无论是在炽热的夏天,我有意无意地擦过他的敏感部位,还是一同上厕所的时候吹嘘自己的小兄弟,又或者是脱下汗湿的T恤扔到他头上,他都没表现出什么反常现象,还和以前一样继续粘着我。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后来经历了中考,我俩考的还不错,还能继续在本校上高中。高中之后生活更加忙碌了,也更丰富了。高一的时候,我俩的学习不好也不坏。我俩还是班级各种球赛的主力,无论是篮球、足球、排球还是羽毛球、乒乓球,运动场上总有我俩的身影。我是队长,他是副队长。我俩家住一个小区,上下学也在一起,上课是同桌,下课也在一块,班里的女同学还给我俩组了个CP,当然这是我在毕业的同学聚会上才知道的。

抱歉各位,杂七杂八的说了一堆,还没有说到重点,原谅我作文写的不是很好。就是高一那年,我发现许多哥们都找了女朋友,尤其是篮球队的,除了我和茨木,几乎每个人都有女朋友,甚至有的人还和好几个女孩同时保持暧昧关系——我觉得有个女朋友挺酷的。每次比赛前看到其他队员都有妹子送水送毛巾,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虽然茨木总把他的水给我喝,把他的毛巾借我用,包里还备着永远吃不完的巧克力,我的自尊心还是受到了伤害。

当时我就托我那位在女生里人缘很好的哥们打听了一下,女生们都是怎么说我的。这么一打听我才知道,原来我在那帮女生里特受欢迎,不过因为我总皱着眉头,女生一般不敢和我说话,只敢默默意淫。我合计了一下,准备改变一下我的高冷形象,也找个女朋友。其中细节不表,总之最后我锁定了一个女同学作为我的目标。

我们高中女生挺多,好看的不少,传说中的级花就有好几个——可这些我一个都看不上,我看上的是我们年级一个有名的辣妹。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红叶。红叶和其他女生不一样,算不上好看,看久了却有一种火辣的别样滋味。红叶名声不太好,认识一些社会人士,也不好好学习,喜欢跳街舞,能打架,会抽烟,身边总是围绕着一堆校外男生,也没几个女性朋友,是优等生口中的“小太妹”。我之所以看上她,是因为有一天在去找茨木的路上碰到她和外校人士打架,。和她对峙的男生比她高很多,可她一点也不怕,冲那男生的脸上去就是一拳。她那副狠劲儿忽然让我回忆起多年前我和茨木初遇的情形,心脏一下子揪在一起,我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

后来我让哥们打探那个红叶的情况,得知对方好像也对我有好感。这下倒好,我便暗搓搓地打算告白了。结果……情报失误,红叶其实喜欢我们班的学习委员,竟然到了痛改前非、浪子回头的地步,烟不抽了,架不打了,和一切男生断绝来往,为了学委竟然都开始努力学习了。我被拒绝的时候,真可谓是天地变色,长这么大第一次丢这么大的脸,气得我好几天谁都没理,包括茨木在内。

那段时间,他每天早上都在我家门口等我一起上学,甚至开始学习做饭和烤饼干,装在便当盒里中午放在我的课桌上,放学也固执地要多走几步先送我回家。明明是我被拒绝了,可茨木比我还着急。可我根本不理他,当他是空气,他做的饭也一口没吃,直接喂了垃圾桶。现在回想起来真想抽当时的自己两个嘴巴。后来我恢复往常的状态,和大家又混在一起,却唯独不理他,大概是因为自己糟糕的样子被他看得一清二楚,实在觉得丢脸吧,于是单方面和他继续冷战了下去。

他越是急躁,我越淡定;他越热情,我越疏远。直到高二那场篮球赛,因为我执意突破,不愿意把球传给茨木,导致他只顾急着看我,结果被对方球员撞倒在地,摔断了右手。那一刻,我好像一只兽性大发的狮子,也顾不上比赛,直接把撞倒他的家伙打了个鼻青脸肿。后来茨木被送到医院,即使骨头接上了,右胳膊却落下了后遗症,基本打不了球了。

他住院的那段时间,我才发觉自己有多愚蠢。我想他想得快发疯,又不敢跑去医院见他。半个月以后,他带着夹板重新来上课。我本来以为他会讨厌我,甚至开始恨我,可他还像以前似的,一口一个“挚友”叫得亲热。我巴不得他主动和我示好,便借坡下驴跟他和好了。我当时已经发觉其实自己喜欢他,可我不敢确定他的心意。

回忆到这里,多多少少还是生气,他在那方面简直单纯地像个傻子。无论我怎样暗示,就算是抱着他在草丛里滚上几圈,最后也会转变为哥们之间的友好切磋。我真是又累又气,真想直接办了他。可又不敢,因为我担心这是错觉,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想多了。我害怕自尊再受一次伤害,和他的关系不清不楚地拖了好几个月。

我们俩恋人关系的正式确定是在高三第一学期第一次月考之后,那天下午刚出了考试成绩,我考的还不错,再加上前几天我们学校篮球队得了高中篮球联赛冠军,我心情非常好,甚至可以说是亢奋了。自己美滋滋傻笑了好久,忽然就觉得缺了点什么,原来是因为身边没有那个吵闹的声音,没有人日常吹捧我了。我转头一看,就发现茨木趴在桌子上,半天没有动静。我起初以为他只是睡着了,瞪了半天才发现他肩膀的轻颤。我吓了一跳,茨木竟然在哭?我从来没想过这个可能性,愣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悄悄把手伸进他的书桌,抽出他的成绩单一看,果然,他考砸了。再加上他因为手伤不能上场打篮球,可球队还是在我的带领下拿了冠军,他肯定觉着没有他我也一样出色。这可不行!他都这么难过了,竟然都不愿意跟我说,肯定是怕影响我的好心情,他怎么这么傻?他拿我当什么人了?难道我俩就只能有福同享,不能有难同当吗?我有点担心,有点心疼,还有点生气。我拍拍他肩膀,喊着他的名字,他磨蹭半天才从胳膊上抬起头来。我一看到他眼睛泛红,眼角还湿着,大脑一热,低头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嘴。当时不仅他吓傻了,我也惊呆了。我亲他的动作完全是下意识做出的,不受理智操控。幸好我还举着他的成绩单,没有其他同学发现我俩的小动作。当时我的样子肯定特别滑稽,因为我感觉到自己的脸都烧了起来,那肯定是我这辈子最失态的时刻。茨木瞪着眼睛,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他问我亲他是当真的吗。我瞪着他,点了一下头,在书桌下面攥紧了他的手。

我本来还在对我俩正式在一起之后的生活隐隐有些期待,可高中剩下的日子真是平淡如水,和表白以前没有区别。我和茨木本来就形影不离,所以在外人看来,我俩的关系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可是只有我们心知肚明,在别的同学没有注意的时候,我和他做了多少亲密举动。话说回来,当时有一桩更轰动的事情吸引了全体师生的注意,就是红叶喜欢的那个学习委员,结果和体育委员在一起了。体育委员是个官二代,据说也是硬生生把学委给掰弯了,我觉得在“如何掰弯直男这个问题”上,他应该比我更有话语权。当初那件事情闹得很大,也多亏了他们,我和茨木才能继续保持着“地下恋情”。

其实茨木的胳膊恢复的不好,当初因为他想快点见到我,没有完全恢复就出院了。他还想和我一起打球,就没听医生的话,刚拆石膏就上了球场,结果导致他用右手拿东西都感觉疼,更别提打球了。所以报考大学的时候我报了X大的医学院,我想总有一天我要把他的右臂完全治好。

出人意料的是,茨木不但没有远离球场,反而成了一名业余篮球运动员,只是惯用手变成了左手。因为右手使不上劲,反而开发了左手的潜能。哈哈,他就是这么厉害!再后来,我做了一名骨科医生,定期为他做恢复训练,现在他虽然用右手持球还是会疼,至少起码可以正常抓取东西了。

在一起之后我曾想过,他和我在一起的原因是真的爱我,还只是把我当朋友,只是习惯了互相陪伴的感觉。我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好一阵,也不敢直接问他。不过渐渐地我想通了,他对我是有占有欲的,他会为我吃醋,他的情绪会因我而变化,这不是爱又是什么?爱是什么?爱就是即便是烦人的东西,一旦失去了也会觉得不习惯。与其去计较另一半爱自己的原因,不如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篮球少年爱挚友



祝大家新春快乐!身体健康!财源广进!狗年旺旺!

这篇还有一个博晴的姐妹篇,然而并不知道什么时候写。

致親愛的病友山今,希望新年的一年可以一起好起來。

评论(8)
热度(201)

© 千山日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