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背山下百合花開。

【酒茨】本大爷就是酒吞童子 13 魍魉之匣

阅前须知:(魍魉之匣4件套属性:造成伤害时,有25%概率为目标附加一个随机减益buff。)

本章有茨木的青梅竹马登场,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

喜大普奔:男二号马上就要下线了,我真的好想要他快点下线啊。


13 魍魉之匣

伊恩与表哥的重逢就是那种前一分钟还在床上,后一分钟就已经开始吵架的狗血爱情故事。布莱恩在自己沦陷的前一秒钟用力把伊恩推开。伊恩一屁股摔在冰凉的地板上,表情是难以置信的震惊。

布莱恩也没想到自己手劲这么重,看到他表弟坐在地板上半天没缓过来,心里早已绞作一团。他赶忙翻身下床,把眼睛里已经积累着泪花的表弟一把拉起来。

伊恩委屈极了,从小到大除了两年前那会儿,他爸爸气急扇了他一耳光,还没有人碰过他一根手指头。其实布莱恩推他的力道并不大,他心里乱糟糟的,身子也跟着站不稳,于是就随着布莱恩的推力一齐向后倒去。他一屁股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大脑嗡嗡作响,从前布莱恩对他的疼爱一幕一幕在眼前重现,之间还穿插着酒吞童子那火红的头发、灵活有力的手指、紧致的腹肌。他觉得自己是个坏蛋,他谁都对不起。不知不觉眼眶里已经蓄满了泪水,他却什么感觉也没有。下一秒他就被布莱恩拽了起来,扔在床上。布莱恩压在他身上,看着他苍白的脸颊和滚落的眼泪,心痛如刀绞。布莱恩告诫自己,千万要忍住,不要为表弟擦去眼泪,因为任何一个多余的动作都能让他建设起的心里防线轰然倒塌。

“嘘——听我说,伊恩。我坐了很久的飞机,现在累坏了,我们两个能不能先冷静一下,等我睡醒之后,明天……明天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讲。”

伊恩抽抽鼻子,被布莱恩压得动弹不得,可还是挣扎着伸出左胳膊搭在布莱恩的后背上。“不行,明天我可能没空。我不住在这里,表哥要是找我……得提前预约。”

伊恩从来没有用这样的态度和他说过话,布莱恩有些生气。“为什么不在家里住?这里这么好,有人伺候你,干嘛非要出去住?你不会做饭,又不会收拾屋子,乱糟糟的让别人看见了像什么样子?听话,回来住好不好。”

伊恩使劲地咬着牙,刻意不去看布莱恩的眼睛。他心里别扭的要死了,明明是布莱恩非要跟他划分界限!不如这下干脆撕破脸皮,把界限分得再清楚些。

“你也知道我不会做饭不会打扫!你知道这房子有多大吗?你知道只有我一个人住是什么感觉吗?这两年来你有在乎过吗?有打电话问候过吗?连封邮件都没有,恐怕早当我死了吧。”

布莱恩气得说不出话,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半天才顺过气来。“你现在这样一点也不冷静,我不和你吵。你要是非得住在外面,就当刚才的话我没说过,别把气都撒在我身上。总之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谈,明天再说。我要睡觉了,你要是想走我也不拦着,要是愿意待在这儿就安静些。”他翻过身来,躺在另一侧的枕头上,盖好被子,闭上眼睛,当自己的身边只有一团空气。

伊恩走出房间的时候,眼泪还挂在脸上。房门在他身后砰地关上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把脸埋在膝盖里,无声地哭泣。这十分钟内,他将表哥的美好回忆在脑海中飞快地运转了一遍,那些回忆都是甜蜜的,而痛苦与绝望被潜意识锁进了大脑中那个见不得人的抽屉里。

十分钟之后,伊恩从膝盖上抬起头,下定决心,做出了一个非常丢脸的决定——他还是想和表哥在一起,就像以前一样!他慎重地思考了两人的关系,他们两人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主要是因为他俩的地下恋情忽然被发现,而亲生父母又要棒打鸳鸯。不过伊恩自己也承认,他俩的感情看起来是那么的不正常,同性恋不说,还是兄弟相恋。这份感情要如何继续下去?得不到亲人祝福的“畸形”感情能够维持吗?伊恩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思考过问题了,他一下一下咬着下唇,丝毫没有意识到到口袋里手机正在震个不停。

不知在他表哥的门口坐了多久,站起来的时候伊恩双腿发麻,月光从落地窗外射进黑黢黢的房中,他摸索着墙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明天,明天他要告诉表哥他还喜欢他,像两年前一样喜欢着他。

 

酒吞童子带着一身寒气回家。他本想给茨木打电话问他几时收工,吃了晚饭没有,可活见鬼了电话就是打不通。之后他便拨通了烟烟罗的电话,被告知茨木早就回去了。挂了电话,心情更加沉重,他不禁担心茨木在回家的路上是否遇到了什么意外,他只是个人类,人类可是会受伤、会流血、会死的。于是他只能希望是茨木的手机出了故障或是没电了,而茨木早已回到了他们那个暖意融融的小屋。酒吞童子使劲轰着机车油门,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他们二人的家,可屋子里漆黑一片,他仍不死心,在每个房间的每个角落都找了一遍后,才肯承认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与茨木相处的半年来,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恐惧过。他不知道他们二人的关系出了什么差错,还是因为他做错了什么,可每一个神经细胞都在时刻提醒他快要失去茨木了这个事实。

点上一支烟,大口抽着,他思考这个时间茨木可能去了哪里。酒吧,夜总会,豪华酒店?茨木不是最喜欢这种娱乐场所吗。他忽然想到与茨木初次见面的那个酒吧,那是他们“百鬼夜行”出名前曾经表演过的场所——一个念头闪过,他记得茨木是个未成年的学生,怎么会出现在那种地方?而且看他样子绝对是个常客,他的身上究竟还有多少是酒吞不知道的事?掐灭了烟头,酒吞飞快跑出门。皮靴的踢踏声在空旷的城郊显得格外响,酒吞低头给手下发着信息,他正在动用自己的全部力量寻找茨木童子。

机车猛地停在名为Phantom的酒吧门口,刹车声刺耳,引得路人频频望向这里。他们被酒吞童子的气势震慑到,直到对方走进酒吧大门,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走过去的竟是这几年炙手可热的摇滚明星。

等不及侍者招呼,酒吞童子随便拽过一个工作人员询问经理所在。一分钟后,酒吞童子就准确出现在了经理的包厢门口。

被叫出包厢的时候,经理脸上还带着未结束的笑容。他眼神恍惚地盯着酒吞看,几秒过后才认出来人。酒吞童子进了旁边一间空着的包厢,经理跟在后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连大气不也敢出一下。

酒吞童子掏出手机,摆在经理眼前,问道:“这个人是谁?”

屏幕光线晃得刺眼,经理眯着眼才看清楚屏幕上那个白发少年。

“这……这是小少爷啊。”

酒吞的目光停在对方脸上,打量着经理的神情。

“他和什么人?他一个未成年,这种地方他怎么进来的?”

经理从酒吞的语气中感觉到了急躁,幸好他有一副好口才,三两句话就可以把情况解释清楚:“说来简单,这片区域,包括我们酒吧在内,都属于我们大老板。可现在大老板不在日本,日本这块的生意都归少爷管,少爷想来,我们也拦不住。”

酒吞攥紧拳头,这里的主顾都是些社会上有地位有身份的,难怪他可以自由出入这里,这答案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所以这个孩子就是你们大老板的儿子?你们的小少爷……他叫什么名字?”

“伊恩·大藤。他父亲,就是我们老板,是那个鼎鼎大名的大藤株式会社的总裁。”

难怪酒吞总觉得茨木的姓氏十分耳熟,可他也只是觉得重名而已,没想到来头这么大。

“这个伊恩·大藤,他今天来了吗?”

经理掏出手机查看一番,说道:“目前看来还没来过。少爷有自己的卡,只要一刷卡,我们的系统就会提示。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少爷已经好久没来了。”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酒吞不再理会经理,径直走出了包厢。吵闹的音乐瞬间充斥着耳膜。酒吞未做停留,直接骑上机车离开这里。

无数的念头在酒吞脑海中穿梭,对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对策,对大家族的公子有大家族公子的办法。可无论怎样,只要他还是茨木,他的心意他的感情就注定与酒吞童子连在一起。

在路上行驶了半天,酒吞也没想清楚自己究竟要去哪里找他。酒吞童子头一次觉得,这世界原来有这么大。等他找到了茨木,他绝不会再放手,他会把他的爱人唤醒,让他从里到位都只属于他酒吞童子一个人。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进卧室的时候,伊恩·大藤正好醒来。他心跳的很快,似乎还未从噩梦的惊吓中缓过来。他梦见一双血红的双眼、一口尖利的牙齿、一头火红的发。他梦到一个妖怪皱着眉头冲他说着什么,猩红的嘴唇旁还挂着新鲜的血液。可他听不清那妖怪讲的话,心里便很急躁。那妖怪转身,气势汹汹地向远方走去,他忽然着了急,赶忙伸手去抓,才发觉自己的右手竟然不见了!惊吓与恐惧将他从睡梦中拽回了现实,伊恩躺在床上喘着粗气。

冷静之后他披好衣服下床,静悄悄走出了卧室,又轻手轻脚地进了布莱恩的房间。他的表哥还在熟睡,呼吸声很轻很有规律。伊恩趴在床边,静静地看了一会,伸出手碰了碰他表哥长长的睫毛。两年未见,表哥瘦了一些,额头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道伤疤,好在挺小,也不深,不仔细瞧是看不出来的。伊恩的目光一厘米一厘米地在心爱之人的脸上逡巡着,他的心里好像有一汪泉水似的,愉快的感觉就这样一股一股地从那个泉眼里冒出来。看了半天也没看够,伊恩真想就这样把他的哥哥叫醒,可是又舍不得。就在这时,对方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呼唤,终于不负众望地眨了眨眼睛,醒了过来。

布莱恩微皱着眉,花了一分钟才弄清自己身在何处。下一分钟,他看到倚在床边的表弟,那样子活像一只因为腿短跳不上床来的小狗。刚醒过来的人最没有防备心,伊恩那模样太可爱,让他情不自禁地笑了一下。笑容稍纵即逝,却发自内心。这个笑容出卖了他,伊恩怎么可能轻易放过。爱情让人谦卑,也能让人明目张胆地得寸进尺。那个笑容足以透露布莱恩的真心,伊恩急着做出回应。他拉过表哥的手贴在自己脸上,轻轻磨蹭,最后贴在唇边,印上一个吻。这是以前他二人充满爱意的小动作,此刻再由伊恩做出来,饶是再冷血的人也会暂时忆起过去的甜蜜与默契。于是布莱恩低下头,在伊恩光洁的额头上也烙上一个吻。直到此刻,伊恩才真切地感受到他的表哥回来了,他的表哥就在他的身边。纵使这个吻没有半点情欲,也足以拨动他的心弦。

伊恩望着布莱恩,眼中闪烁着喜悦的神采。“表哥,你休息好了吗?你要和我说什么事?你想现在说吗?”

“睡得还好,总算缓过来了。”布莱恩开始说话,才发现自己声音沙哑,“你等我先喝点水再和你说。”布莱恩起身,正准备出屋找水喝。

伊恩赶忙揽住他,道:“你歇着别动,我倒水来给你喝。”

不等对方再说些什么,伊恩转身跑了出去。几分钟后便回来了,他端着一个大托盘,里面放着水瓶和两只带有花纹的杯子。他将托盘放在床头柜上,又将水倒出装满其中的一只杯子,送到布莱恩手里。

表哥微微有些惊讶,抿了口水,说道:“你真是长大了,过去的十几年你从未做过这些事情,这么看来爸爸送你出来一个人生活也算是个明智的决定。”

这话说得伊恩哑口无言,可他不想扰乱此刻宁静的气氛,便忍着没再说什么。

“喝饱了吗?要是口还渴,我再给你倒水。”伊恩瞧他一口气就将水喝干净,以为他还想喝。

布莱恩转身将被子放在茶几上,说道:“不用了,我已经不渴了。你坐过来,我好和你说话。”

伊恩听话的钻进被子里,坐在表哥身旁。这两个人并肩坐着,头抵着头,手握着手,好一副兄友弟恭的画面。

“你要是一直都像现在一样这么懂事该多好。爸爸会少生多少气,我又能少替你操多少心。”

伊恩向来十分厌烦这种感情暧昧不清的话语,最讨厌这种毫无意义的说教,可他今天十分平静,只要能保证表哥的好心情,他什么事都愿意做。

“不说闲话了,我来这里是要完成爸爸交代的重要任务,”布莱恩的声音很轻很细,吐字却十分清晰,“东京的藤原地产你听说过吗?他家的千金你认识吗?”

见对方一脸茫然,布莱恩继续说道:“瞧你这样子就知道你没听说过,来日本这么久连藤原都不知道,也不明白你成天都在做些什么,学校肯定也没好好去吧。

伊恩讨巧似的吐吐舌头,赶忙说些闲话搪塞过去。

“我们家与藤原一向关系很好,不过我们的重心转移到了海外,这些年来和藤原家的联系已经不多了。现在美国那边越来越难做,爸爸想把重心重新转移到日本来,所以两年前送你来这边,就是想让你从最简单的学起,好把业务都交给你打理。可现在看你这样,他是肯定不会放心的。”

伊恩有些不服气:“我们家在这里的业务总共才多少,我要是想学,很容易上手,你少瞧不起人了。不过这些和那个什么藤原又有什么关系?”

“我们之前在藤原家困难的时候帮过他们。现在爸爸提出要他们名下一半的土地作为回报。”

伊恩轻笑一声,“怎么可能?我们家现在这个情况,藤原家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要是想要报答我们,早就报答了,怎么可能拖得这么晚,他是不是老昏头了?”

“恰恰相反,爸爸不仅没有老昏头,还制定了很周密的计划。经过我们两方的再三交涉,对方表示和我们‘合作’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合作成功,凭借我们两家的财力和人脉,藤原家能够扩大势力范围,而我们家不仅可以安全渡过这一劫,说不定还能东山再起。”

伊恩撇撇嘴巴,十分不屑,“真有你说的那么好?这话说得我都不信。退一万步讲,就算他能让我们家的人相信他,都跟着他走,可藤原家的人怎么会轻易相信我们?”

布莱恩取过水瓶,又喝了几口,才接着说道:“藤原家的人当然不可能轻易就相信我们。所以我们两家之间拟定了一纸契约。”

“那对方提出了什么条件?”伊恩抠着手指,继续说道:“一旦和家族利益有关,手足都会相残,何况陌生人?就算我们两家的交往再密切,对方也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妥协和信任。除非……除非他把我们当成了一家人,难道……难道老家伙又给我娶了个后妈……”伊恩随即摇摇头,否定了自己这个古怪的念头,“不可能,他还需要我母亲家的权利,我也没听说离婚什么的……我倒不觉得他对我母亲的感情是假的……等等……他不会想出卖儿子这种老掉牙的手段吧?”

布莱恩盯着他的双眼,沉默了几秒,似乎被自己表弟的一番推理惊住了。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道:“他卖的不是你,是我。”

评论(3)
热度(4)

© 千山日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