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背山下百合花開。

【修川】其实应该叫【修显】? 绣春刀同人:微雨燕双飞

从电影衍生出的丁修x丁显(靳一川)师兄弟情,可能会出现微OOC,尽量还原电影剧情。

作者“挖坑不管填”系列。各位,跳不跳?我在坑底下接着呢。


1.

天快黑了,那小子在后门口跪了一整天了。

我该不该告诉他,师父不会从后门走的,这后门是我的地盘,要跪的话去前门跪。要不是因为风太大吹开了后门,我又懒得再找块石头挡住,不然就算是我也不会发现的。

我打了声喷嚏,缩进了被窝。自打我受了风寒起,老天爷真是不给面子,越来越冷了。我披着被子打开窗子,从后门看那小子,诶怎么没动静了,不是冻死了吧?

“师兄受了风寒怎么还开着窗子?是不是想好的慢些多偷几天懒啊。”

师妹端着汤药进了屋,向前探着身子把窗户关上了,没注意外头那小子。

“我说师妹,我发烧这两天出什么事了吗?”我咕咚咕咚将苦涩的汤药一口吞下,忍着不皱眉头。

师妹仔仔细细看了一圈碗底,确认我把药全喝光了才满意。

“哦,昨天上午有个穷小子来找师父,说要拜师学艺。”

我用袖口抹抹嘴角,问道:“师父立了规矩不再收徒,但是这小子不死心?”

“可不是嘛,师父拒绝了他。我看那小子难过的都快哭出来了,看着挺可怜的。可我们师父是谁,哪能随便收徒弟呢……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看着像是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大概是到对面山头做道士去了吧……好了,师兄喝完药好好休息,别乱跑啦,我先找二师兄吃饭去啦。”师妹絮絮叨叨收了药碗出屋,又将门关紧,生怕我的病情加重。

我目送师妹离开的方向打了个嗝,啧,嘴里更苦了,真想喝糖水。扭头一看,才发现桌上放着个小布包,打开一看全是点心。呵,顿时觉得心窝里暖暖的,师妹肯定是怕我半夜饿了难受。虽然我现在是没有食欲,可保不齐半夜出一阵汗烧退了之后给饿醒了,唉,我叹口气,还是小师妹好啊,如果没有师弟的话,小师妹就更好啦。

我拖着被子下床,把窗子推开,继续盯着外面的小子。北风吹着雪花,直扑向我的脸,我闻到了寒冷的气息,这气味很熟悉,这是北京冬天的味道。

我打了个喷嚏,感觉头又要晕起来,太阳完全落了下去,——快点决定啊丁修,快点啊,这么婆婆妈妈的可不像你。

我看着门外那小子头突然低了下去,一动不动的,忽然间感到一股热流冲到头皮上面。手一松,厚厚一床棉被让我丢在身后,浑身上下一阵哆嗦,我三步并作两步跑出屋去,冲到雪地里,跑过不算大的后院,冲到门外,抓着那个人向上拉。这一抓竟然没抓起来,不是因为冻死了身体僵硬了吧,我一下有点害怕,可寒冷已经不允许我再犹豫了,我使出吃奶的力气,把这孩子连背带抱弄进了屋,放在床上,盖上厚被子,把手炉放在他旁边取暖。可直到我哆哆嗦嗦在地上站了有半柱香的功夫后,才发现一个问题。被子只有一床,可我又不愿和那么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躺在一起。

思考再三,终于还是向寒冷屈服了。我不情不愿地蹭上床去,掀起被子一个角,把脚丫子放进去,怎么琢磨怎么憋屈,气得我一把将手炉抢了过来,捧在怀里,一边哆嗦一边打量这孩子。

菩萨奶奶保佑,别让他死在我床上,不然我今后天天都得失眠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屋里点了蜡烛,我觉得他的脸不像刚才那样一点血色也没有了。他脸上的冰渣在融化,湿乎乎的,眼睫毛上还挂着水珠,跟泪似的。啧,没想到这小子眼睫毛这么长,不会是个男扮女装的姑娘吧!嘿,要真是姑娘,冻死就可惜啦。我望着这不知男女的孩子重重叹口气,也罢,我虽然救了你,可现在大家都歇下了,你要是挺得过去这一晚,明天一早我师妹给我送药来的时候你也就得救啦,是死是活,我可管不了,都得听老天爷的。

 

可老天爷偏偏就让他活了下来,他还偷吃了半包师妹留给我的点心。说实话,我要是知道这家伙最后能成为我的小师弟,打死我也不会救他。


评论
热度 ( 8 )

© ConfessionAtl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