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背山下百合花開。

【酒茨】本大爷就是酒吞童子 08 钟灵

提示:钟灵4件套属性:造成伤害时有8%的几率眩晕目标。于是吞总就被迷晕了。


估计你们忘记上一章写了什么

难以置信的,I.D望向酒吞的双眼,在那里,他好像看到了星辰大海。

酒吞准备好了足够的耐心回答I.D可能会问到的任何问题,可是半天过去了也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复,他看着对方茫然的表情,轻叹一声道:“我没开玩笑。你考虑看看。”

“偶像……你这太突然了……”I.D大睁着眼睛,那样子看上去活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我现在有点害怕,大脑一片空白……你别问我啊。”

他感到害怕了——酒吞的大脑快速的转动——证明他在认真思考这种可能行,起码比觉得我说的是笑话或者干脆开玩笑似的置之不理要好得多。慢慢来,不要着急啊。

“不急。就是先和你提一下,这其中细节没你想的那么容易,还需要计划和商议很多东西。不过你要相信我,因为我看人的眼光不会错。我们乐队需要新鲜血液,而我觉得你就是我们的新鲜血液。虽然这么多年来你都没能在音乐这条路上发展,而你自己又喜欢音乐,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天意或者说是缘分。当然选择权在你手中,是遵从天意还是逆天而行?不如将顾虑抛在脑后,将未来的道路交给我来引导,这么想是不是觉得也不坏?”

I.D陷入天人交战,只怕睡觉做梦也梦不到这么幸运的事情。可他总觉得隐隐约约哪里有些不对,却说不出来,就好像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他虽然是个享乐主义者,可也是个实际主义者,一时半会很多念想涌上心头,反而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如果说酒吞提出这项提议完全是为了乐队,没有一点私心在里面,这是不可能的。的确,想要找一个符合他们条件的新成员实在太难了,首先要有实力,其次最重要的一点必须是妖怪,近年来新生的妖怪越来越少,要到哪里去找所谓的“新鲜血液”呢?可退一步来说,现在的“百鬼夜行”已经算是完美的,其实根本没必要用什么所谓“需要新鲜血液”的借口招募新成员,酒吞的这项决定事先也完全没有和其他妖怪们商量过,而是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自然而然脱口而出了。因为酒吞童子觉得如果不做点什么,是没法将这个孩子留在自己身边的。而他所谓的“留在身边”并不满足于床上的依偎,还有生活的方方面面。他不想让I.D的身份只是一个台下的忠实观众,只能远远地看,他想让他登上舞台,参与自己热爱的工作,让他的光芒照射,让他得到人们的崇拜——就像千年前的那样,至高无上的二人,同卧同行,并肩作战,耀眼的爱情让星光也黯然失色。

酒吞不想再独自一人。他要做些什么,才能将那个人牢牢拴在身边,就算是强迫的也好,终有一天,等到他想起自己的身份的那一天到来,就会明白。

酒吞童子见他陷入思考,叹了口气又笑笑说道:“我不想让你为难,这件事你好好考虑看看再给我回复,不用着急。”虽然表现出十分随和的样子,实际上却是势在必得。鬼王大人想做的事,就没有做不到的;鬼王大人想要的人,就算是用抢的,也要把对手杀光,然后再抢过来。

 

“悲伤的回忆里,下起冰冷的雨。”

电视上正好播放着百鬼夜行的表演现场,I.D窝在床上津津有味地看,嘴上哼着相同的旋律。他这几天可以说是享受到了贵族般的待遇,不是说享受的服务质量有多高,而是为他服务的那个人,满足了全天下人对另一半的幻想,无论男女。

从各方面看,酒吞童子都算得上一个完美情人。招手即来,挥手即去,一日三餐外加餐后甜点,变着花样地安排好,还要亲手喂到对方嘴里。除了去厕所解决生理需求,连洗澡也是等酒吞试好水温,然后再把I.D抱进浴缸,洗发擦身吹发一条龙服务绝不含糊。

可正所谓人无完人,妖无完妖,酒吞童子什么事情都好说,只有一样,他绝不退让妥协——他不让I.D出去。起初几日还好,可对于I.D这样一个社交小王子,三天不出门已经是极限,若不是因为有他偶像的颜值和他对偶像的崇拜在,他早就撕破脸,就算硬闯也要闯出去。这一个星期以来,酒吞童子使出了各种手段阻止I.D出门,比如一旦I.D开始穿衣服和鞋子,酒吞就会大步走近,一把将I.D搂紧怀中,从额头开始亲吻,一路向下,直到对方大脑缺氧身体发软。试问有哪个人抵挡得住被偶像如此霸道的抱在怀中?再比如,I.D也想过心平气和跟偶像商量放自己出去玩,可无奈对方口才实在太好,七拐八拐最后总能让I.D总结出什么“在这里我可以得到全世界”的奇怪念头来。又比如,当I.D转变策略不愿和酒吞起正面冲突,趁着对方忘情投入创作工作的时候一步一步偷偷摸摸走向门口,仿佛看到了自由的曙光,可还没等到他打开房间大门,就看到突然闪现的酒吞,不顾自身1米9几的身高,声泪俱下地质问对方为什么要背信弃义抛他而去。扣在I.D头上的这顶帽子实在太大,就算是再借他十个胆子,他又怎么敢对偶像始乱终弃呢?

夜深人静时,I.D常常扪心自问,他究竟何德何才能让偶像青眼相看。跟偶像相比,他一没才华,二没金钱,到底身上有哪里对他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吸引力?I.D百思不得其解,忍不住在夜里叹息出声。每当此刻,他就会感到身上忽然一重,原来是酒吞一个翻身,将他抱在怀中,喃喃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嗓音低沉,极具磁性,犹如金玉之声入耳,I.D背脊发麻,整个人从头皮开始软成一块豆腐,随即迅速放弃胡思乱想,八爪章鱼一般抱住酒吞一个人傻笑。

——你说我能怎么办?

I.D时常这么想。

——谁知道我偶像会是这样?

I.D很绝望。就好像被一块巨大的牛皮糖沾上了,甩也甩不掉,越挣扎粘的越紧,而且味道还是丧心病狂的好。

他不知道的是,他偶像的网站浏览记录前三条的内容是“如何攻略情人”“三招教你搞定爱人”“快速俘获单恋对象的方法”。他也不知道,他的偶像早在他身上用妖力做了标记——无论他在哪里,身体状态如何,酒吞总能第一时间感知到。他还不知道,他偶像表达出来的爱意,只是冰山一角,如果酒吞真的可以剖开胸膛,捧出一颗真心给他看,会把他吓死的。

 

“伊恩,晚上我们出去滑冰好不好?”

I.D手中拿着勺子,听到在身后圈着他的人说的话,愣了一会,勺子啪嗒一声掉进冰激凌桶中,一滴草莓味道的冰淇淋溅在他手上,I.D也没留意。

酒吞童子盯着刚换的电视台,评论员正在分析最近几只上涨的股票,其中就有D&K公司和River集团的股票,要知道酒吞童子在River集团里可投了不少钱。

“你应该会滑冰吧?”酒吞问到。

感受到怀中人轻轻点了点头,酒吞舒服地吐出一口气,道:“太好了,这下你可以教我了。一直都找不到人。”

I.D一激动,忽然就忘了口中还有冰激凌没咽下,一时呛住了,使劲咳嗽起来。

酒吞赶紧拍着他的后背,嘴上说道:“都这么大人了,吃冰淇淋还能呛着。真是的……让我怎么放心。”

I.D终于顺了气,忙反驳道:“不是……我不知道偶像原来不会滑冰,太惊讶就呛到了。”

酒吞笑笑,说道:“我啊,许多事都不会做呢,以后就要拜托你了。”又将I.D扶起来,还贴心的在他腰后垫了个抱枕,“你坐好了再吃,小心又呛到。”

被困了几天的I.D此刻就好像听到了释放消息的囚犯,恨不得转眼就到晚上。这小半天里,真可谓食髓不知味,他偶像说了什么也没听进去,他偶像给他碗里夹了什么菜也没注意,只知道自己一听说晚上要出门,双脚就开始发起痒来,早把他偶像是公众人物的顾虑抛到了九霄云外。

终于到了晚上,正是家家户户刚吃完晚饭,出门寻欢作乐的好时间。I.D精心打扮一番,好看得像是要去勾引人。酒吞在一旁看着他打扮,内心五味杂陈,又酸又喜,又恨又气,可表面还是一番好好先生的模样,替对方戴好帽子,理好围巾,牵着他的手出门,若不是对方实在不情愿,他恨不得一路抱着他,省去他走路的辛苦。

等到了冰场,I.D才真正傻了眼,他本以为偶像会带他去室外冰场,最好是有冰有雪,有风有月的那种,远处有霓虹灯的映照,近处有崇拜之人的眼眸,此情此景才算得上完美。即使不是这样,最起码也是私人会所里的室内场馆,冰场虽不大,可是极有情调,室内小型弦乐团在演奏,渴了也可以喝上香槟或者鸡尾酒。

——可谁能想到酒吞童子这种级别的偶像,竟然选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购物商场内部的冰场!I.D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变成众矢之的了,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会被众人的眼光杀死或者手机的闪光灯射死。可他在冰场门口呆愣了半晌,什么都没有发生。反而是酒吞亲自去找工作人员取来两人合适的溜冰鞋,拉着I.D在角落的长椅上坐下,劝慰道:“你别怕,他们认不出来我们。我特意染了头发。”

伊恩歪着头看偶像新染的白发,心想:我说你为什么非要让我帮忙漂发,原来是为了出来玩。不过染成白色真的好吗?不会适得其反吗?白色也太引人注意了吧,和红色又有什么区别啊喂。

——算了,偶像都不在意,我又担心什么?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当然要玩个尽兴了!不过万一偶像被大家发现了怎么办呢……I.D眼珠一转,内心一番风起云涌,转念一想: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种事情,是不是就好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最后还不是要我制造混乱,趁乱拉着偶像跑出人群!一想到他有机会解救偶像,本来有些失望害怕的心情,一下转变为刺激和激动,眼珠乱转,四下寻找一会可以制造出混乱的目标,正巧看到冰场旁边的巨大氢气球,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酒吞看他穿鞋穿到一半又不专心起来,一双眼睛看来看去,若有所思的样子,忍不住蹲下身来,伸手替他把鞋带系好,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早已被不远处的相机拍了个一清二楚。

伊恩回过神来,低头瞧着偶像为他系好鞋带。鞋子穿好了,他弯腰将裤腿拉直,然后站起来,穿着冰鞋在地面上走来走去,让双脚慢慢习惯这种一个不留神就会失去平衡的感觉。酒吞童子关于他不会溜冰这一点真的没有丝毫夸张,他穿上溜冰鞋的次数寥寥无几,虽然在平地上走路只是觉得比平时更累一些,可等到真的踏上了冰面,便显出他身材高大的劣势来了,需要时刻扶着I.D,才可以保持身体平衡。伊恩看他的偶像大人因为生怕自己摔倒,所以紧抿着嘴,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像个小孩子似的。他故意将酒吞留在场边,迈开步子刷的一下就滑远了,在冰场中央望着偶像手足无措的模样,偷笑着。

他虽然有段时间没滑冰了,可找回熟练程度只是时间问题。他逐渐加快速度,延长每一步的滑行距离,甚至开始做起一些简单的表演动作来。I.D身材瘦削,动作十分轻盈,像一只追逐蝴蝶的小鹿。虽然冰场上人不算少,可他凭借着自身敏捷的反应和熟练的技巧,即使不用放缓速度,也可以在人流中自由穿梭、来去自如。他感受到自身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感受到了他们的目光中流露的艳羡,他深知自己的优雅和美丽,他要他的偶像也只注视着他,于是他更加放肆地炫耀自己的能力,甚至像个专业滑手一样,灵活自如的交叉双腿向前移动,竟然可以随着音乐的节奏变换自身的动作。

——有年头的摇滚乐了,酒吞心想。这是他一度很喜欢的歌曲。他正靠在冰场围栏边上,手指合着拍子敲击挡板表面,望着I.D脸上骄傲的笑容和挑逗的目光。这个小伙子真是太让他惊讶了,到底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事情。

 

あなただけみつめてる我的眼中只有你,

出会った日から今でもずっと从邂逅的那天直到现在。

あなたさえそばにいれば只要有你在身边,

他に何もいらない就不需要别的东西。

 

——女歌手嗓音嘹亮,极其具有穿透力,那歌词里面表达的浓浓爱意像瀑布一般倾泻流出。合着足以点燃激情的旋律,I.D在冰面旋转起来。他的左脚平稳而坚定,支撑着身体一个接一个在空中顺时针转着圈,虽然不可能做到专业选手那样久的滞空时间、那样夸张的高度,可他紧绷的双腿和腰身、自豪的微笑甚至是那张令人惊艳的脸庞,都叫人无法将眼光移走。很多本来也在滑冰的人此刻已经忘记了他们的目的,纷纷拿出手机拍摄记录。鼓点越密集,I.D的脚步变换得越快速,甚至让旁观者产生了一种他不是在滑冰而是在跳舞的错觉。正因为I.D不是专业选手的缘故,身体动作反而因为不用遵守评分标准你的限制,而显得更加具有爆发力,更加随性,众人似乎也受到了I.D的影响,肾上素大涨,在冰场的其他地方也跟着扭动身体,场面一度像极了酒吧的舞池甚至演唱会的观众席。吉他的调子越来越高,这首歌曲终于迎来了最炽烈的部分,而I.D抓住这个机会,从舞台另一侧迅速滑到了酒吞的面前,他的冰刀摩擦冰面,激起了无数冰粒,那是速度与力量的象征。眼看两人就要撞上了,此刻I.D忽然身体向右迅速一转,双腿微屈保持平衡,身体跟着向右后方倾斜,冰刀剐蹭着冰面,留下一道不平整的痕迹。似乎只用了半秒钟,他就刹住了身体,稳稳地停在偶像面前,脸上和头发上甚至沾上了飞溅而起的冰粒。而就在这时,歌曲也在歌手豪放张狂的声音中走向落幕。

酒吞童子忽然怔住了!在这一首歌的时间里,仅有短短的四五分钟,I.D竟然可以用自身的魅力和才华调动整场的气氛。陌生人的欢迎与赞赏就是对他的肯定和喜欢,他竟然能够引发出小范围内的“偶像效应”——没错,这就是他的爱人!酒吞在多年以前就曾假设过如果没有他,那么那个天天黏在他屁股后面的茨木童子会不会也能够成为独当一面的王。这想法他从未和茨木提过,因为他能想象到,那家伙肯定一脸严肃地说“挚友就是我的光,如果没有挚友,也没有现在的我。”

酒吞看着那张因为剧烈运动而涨红的脸,神采飞扬的眼神,因为剧烈呼吸而微张的鼻翼、起伏的胸膛,那双喘着粗气的唇,忽然身体向前一顷,捧着对方的脖子亲了上去。无论周围有多少人在围观,在鼓掌,在录像,他只知道他实在太爱他了!他爱他的得意,爱他的小孩子气,爱他的坏脾气,甚至爱他和前世的茨木童子不一样的部分——原来他爱他的一切啊。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千山日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