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背山下百合花開。

【酒茨】本大爷就是酒吞童子 05 树妖 (小修)(重发)(一会发第六章,时隔太久怕你们忘了剧情)

05 树妖

推门进屋,酒吞就看到一个金灿灿的身影在房间里逛来荡去,衣服上用黑线绣的锦鲤活灵活现,似乎下一秒就要甩脱衣服的局限,游曳在空气中了。

房门无声关闭,酒吞脱掉外套,随手一甩,啪叽一声轻落在沙发上。穿着金黄色衣服的男人这才回过神来,朝门口看去,嘴角顿时泛起笑意。

这人俊秀鼻梁上夹着一副无边圆眼镜,头发从前额向后梳得一丝不苟,身段是十成十的优雅,动作是贵气中透着从容,女孩子们若是不知道这家伙的本体是个年迈的妖怪,定会被这双笑意盈盈的眼睛蛊惑,内心小鹿乱撞了。

“酒吞大人终于赶回来了。”惠比寿依旧保持着标准的微笑。

酒吞童子不置可否,径直走进卧室,见那孩子还躺在床上沉睡,只不过和自己离去时候相比,换了个姿势而已。伸手摸了一摸额头,真好,烧已经退了,才放下心来。

惠比寿跟在后面,缓缓踱进卧室,开口说道:“我看他睡了这么长时间却没有转醒的意思,就把他叫醒,喂他吃了几口东西,然后又喝了药,这才退了烧。其实发烧倒也不是什么严重的病,唉……他这后面啊……啧……怕是几天都下不了床咯。你说你啊,多大的妖怪了,还这么不小心呢。再怎么说他也是个孩子啊。”

酒吞童子面无表情,难得没有产生异议。以他的性格来说,这已经算是一种煞有其事的悔过了。

酒吞抿了抿唇,开口问道:“我说,除了治疗之外,你就没发现什么吗……你不觉得,他长得像一个人吗?”

惠比寿顺着酒吞的目光望去,见那视线落在少年熟睡的脸颊上,心下早已了然他所指为何。

“酒吞大人指的可是您的故人?”

酒吞猛地转头,注视着惠比寿的眼睛,目光如炬,“如何?到底是不是?他,是不是茨木?”

——呵,有多少年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了。惠比寿取下圆边眼镜,揉揉鼻梁,又将眼镜重新戴好,才开一字一句地说道:“酒吞大人,依小妖所见……”话语到此便打住了,惠比寿朝酒吞童子摇着头。

“怎么可能?他和茨木长得那么像……我敢肯定他和别人不一样,我的感觉是不会错的。”

“大人,我知道您所说所感不可能有假,但是我从他身上完全感知不到一丝妖力,如果说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嘛,他散发的气场非神非妖,倒像是……人类所说的通灵之力。大人所说的不一样之处大概就是这一点,因为他可以感知到我们的存在吧。”

酒吞将拳头攥得死紧,一时之间虽然非常想反驳惠比寿的话,可等到他终于张了口,却发现话语因为得不到理由的支持而畏缩着不敢脱口而出。酒吞顿时感受到自己又被命运戏耍了一回,便怒气冲冲地打开酒柜,拿出一瓶烈性酒直接对着嘴喝起来。

酒喝得急,气喘得凶,也不见得将酒全都喝下了肚,似乎小半部分都顺着下颌流进火红的发中了。

喝酒使人发昏,可对酒吞童子来说,喝酒反而能使他清醒。借着酒劲,他冷静下来,虽然有惠比寿的判断在前,可他自己的感觉从来都是准确的,到底是相信客观判断,还是相信主观感受?酒吞的心纠结到了一起。只能说事情远没有想象的简单,这小子的真实身份恐怕还有待进一步检验。

正当酒吞百转千回之时,床上的I.D哼出声来,伸个懒腰终于醒了。大眼一睁,瞪着天花板发愣,一时间不曾反应过来此刻身处何地。惠比寿和酒吞童子听见动静,便将方才的问题搁置一旁,一起凑到床边去瞧他。I.D睡得太久,脑子正忙于思索睡觉前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又见两个陌生人凑过来,反而吓了一跳。酒吞将他神态举动瞧得一清二楚,心道,也就是如此少年模样,就连受惊的表情都是可爱的。

I.D的举动纯属应激反应,可在见到酒吞之后的一两秒内,他什么都想起来了,顿时脸色由煞白转为通红,一双大眼睛躲躲闪闪的,不敢直视他,却又忍不住频频向酒吞送出热烈的目光。要不是有惠比寿这个外人在,I.D早扑上去抱着酒吞大喊“偶像”了。

酒吞童子挨着他坐,柔声说道:“你发烧了,我找医生给你治病。现在烧已经退了,只是这几日你还没法下床。不过别担心,这段时间我会一直在这里照顾你的,哪里也不去。”

I.D像是听不懂话似的,转头盯着酒吞的脸,眨巴着眼睛,一脸迷茫。

酒吞童子不禁莞尔,伸手揉揉他睡得鸟窝一般的头发,解释道:“你下不了床,也算是我的责任。这几天你就尽管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我不擅长照顾人,但是肯定会全心全意对你。”

“偶……偶像……我不是在做梦吧?”I.D终于开了口,但底气不是很足。

酒吞又笑,“你摸摸我的手,看看是热的还是凉的。”

I.D果真依言主动去握他的手,在感到那只手的热度,甚至在摸到那手指上面的茧之后,才叹出一口气来,喃喃道:“幸好不是梦,不然我宁愿死在梦里头。”

酒吞马上止住话头,“瞎说什么!什么死不死的。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I.D终于停止了自己的花痴行为,认认真真地感觉了一下目前的身体状况,觉得自己好得不得了,便如实回答道:“我觉得自己好得不得了!”

“那你饿不饿?”

I.D揉揉肚子,又咽了咽口水,答道:“不饿,就是有点渴。”

“那你等一会,我去给你拿水。”鬼王大人得了命令,在套房里找了个遍,才郁闷地承认全是酒然而并没有水的事实,又屁颠屁颠去给前台打电话,让人送水上来。

酒吞一离开,就只剩下I.D和惠比寿两人,I.D这才想起来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便又问酒吞:“这个人是谁?”

惠比寿默不作声,在一旁站得笔直,心想我穿了一身金黄色竟然被你俩当做空气晾了半天,真是岂有此理,果然恋爱中的人智商下线啊,不曾想我们堂堂鬼王大人也跟着变傻,真是丢人啊丢人。虽然心里腹诽着,嘴上却还是标准的笑容,连发丝都保持着一丝不苟的状态。

“哦,他是我叫来给你看病的。”

惠比寿接话:“是啊,我是他叫来给你治病的,怎么这么会功夫就不记得我了呢?我刚才把你叫醒吃了点东西又喂你吃了药,竟全忘干净了?”

I.D愣了一会,才隐约想起来似乎真有这么个事。

“大哥哥谢谢你了。我叫IanDaito,叫我I.D就好,或者伊恩也行。不知道大哥哥怎么称呼呢?”

惠比寿被那一声“大哥哥”叫的心里美滋滋的,面色更是和善了几分。“叫我惠比寿就行啦。”

“哈哈,那你肯定也是百鬼夜行的成员咯。可是我都没有见过你的。哦我明白了,你肯定是工作人员。”他以为“惠比寿”这个名字和“酒吞童子”一样,也是艺名,故而自己找了个说辞解释这个算不得名字的名字。

惠比寿只好顺水推舟,回答道:“没错没错,被你猜对了。你这几日切记不可吃油腻的东西,尽量不要乱动,在床上躺着就好,有什么事情让酒吞替你做就行啦。对了我把药膏放在这里,记得要每天涂抹身后的患处。”

I.D也没觉得身体有多难受,不过既然医生都这么说了,自然也没有不遵从的道理,更何况自从他睁眼开始,一切都像美梦似的,生怕出了什么岔子就会打断美好的一切,从梦里醒过来,索性还是让事情自行发展下去的好。

既然治完了病,那么医生就没有继续留下的价值了,再呆在这儿也只是做电灯泡的命。惠比寿现在十分想要回家,毕竟家里的水生妖怪们还等着他带饭回去呢。他整整长衫的衣襟,抚平下摆,便同二人告别,离开了酒店。

回家的路上,方才的画面在惠比寿脑海中挥之不去,他清楚地看到酒吞童子上翘的嘴角,那是难以抑制的开心。这么多年来,算是头一回,他觉得酒吞的笑容是发自心底的。酒吞方才的模样,就好像一千多年前和茨木童子在一起时的样子,虽然高贵而强大到近乎不可思议,可因为他对茨木童子的爱,却让他更加地接近众生了。

惠比寿笑笑,又摇摇头,能让鬼王大人露出这样的表情,那孩子似乎并不像看上去那样简单啊。不过,倒也挺好的。

 

惠比寿走后不久,天慢慢黑了下来,酒吞折腾了一天的确是有些疲惫。

他又打开一瓶红酒,倒入晶莹剔透的玻璃杯中细细品尝,等待单宁在体内发挥功效。味道很是不错,他忽然想起卧室里躺着的那个人,便又向杯中倒入一些酒水,端着酒杯进了屋。

躺在床上的I.D因为无聊打开了电视,只是声音调的很小不想打扰别人。酒吞在床头站定,看他盯着屏幕傻笑,感叹这屋里多了些生气的感觉真好。

“喝不喝?”酒吞童子指着酒杯问他。

I.D点点头,想要坐起来,可不甚牵扯到了身后的伤口,疼得皱了眉。酒吞赶忙将酒杯放在床头柜上,扶着他肩头不让他再有什么动作了,又在他背后迅速垫了几个枕头,正好让他靠在上面,这样不用仰头就能看到电视了。拿过酒杯放在I.D手中,看他小口小口地抿着喝,半分钟过去也不见得喝了多少。

“好不好喝?”酒吞童子问他。

“好喝好喝。谢谢偶像。”

“你现在饿不饿?要不要吃东西?”红酒下肚,有开胃之效,这也是酒吞让他喝酒的原因。

不问还好,被这么一问I.D才发觉自己是真的饿了,睡了大半天,为了吃药才随意找了点东西吃,到现在早就消化光了,便老老实实地回答他饿了。

“想吃什么?”

“想吃薯片!”I.D不假思索地说道,这是此刻的他最想要吃到的东西。

“不行。你现在还不能吃,只能喝粥。”

I.D有些失望,又问道:“不喝粥,吃麦片行不行?我不喜欢大米。”

酒吞没回答,只是转身走出了卧室,给前台打电话要了一碗牛奶麦片。

几分钟之后工作人员就将麦片送来了,还冒着热气,煮的很烂,刚好适合病人。

酒吞将碗递给I.D,结果对方因为太烫手差点将碗打翻。

酒吞见那孩子急忙用烫到的手指捏着耳垂降温,嘴角又禁不住向上翘起来,语气略带埋怨地问道:“有那么烫吗?”

“有的有的。偶像你不知道哇,我在国外生活惯了,麦片都吃凉的,这太烫了,我咽不下去。”

酒吞心下了然,于是端过床头柜上的麦片粥,一边用勺子搅拌着,一边用嘴吹着表面降温。

“你刚吃了药,吃凉的东西容易腹泻,先吃一次热的,等你好了,想吃什么我就带你去吃什么。”

I.D听到偶像亲口许诺自己日后要带自己去吃东西,已经激动地在心中放起了烟花。可转念一想明星的话有几分是真呢,不禁又感到小小的失落。

酒吞童子装作没看到他的表情,装作猜不透他的心思,依旧四平八稳地为他吹着碗内的麦片。

“你试试,温度还行吗?”酒吞将碗和勺子凑近I.D,喂他尝了一口。

对方点点头,想要把碗接过来。

“不用了,我喂你吃就好。”

即使说出这么让人脸红的话,酒吞却还保持着那副云淡风轻事不关己的表情,装作没有看到对方脸上冒出了一层红晕。

身为超级大明星的酒吞童子就这样一勺一勺将一碗牛奶麦片全部喂给了他的一个迷弟。此情此景若是让狗仔拍到的话,只怕隔天的报纸头版全都是这件事情的随意歪曲和肆意升级。

“吃饱了休息一会就睡吧。明天我要开始工作了,恐怕吵得你睡不好。”

被酒吞童子的暖男属性惊呆的I.D似乎还在回味那碗麦片粥的滋味,偶像说的话只是经过了他的耳朵,却没有传入大脑,恐怕他要等到明天醒来看到酒吞穿着家常衣服弹吉他的样子才能明白了。

 

过了不知多久——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等酒吞走入卧室时才发现那孩子已经睡着了,浓密的长睫毛在屏幕发射出的五颜六色不断变换的光照射下,像一片黑漆漆的雾气,笼罩着那双紧闭的双眼。

关掉电视机,拉好窗帘,将床上多余的枕头整理好,酒吞俯身,让彼此的额头相贴,感受着对方的体温。还好,额头是凉的,体温很正常。他的唇瓣因为之前发烧而微微有些干裂,酒吞盯着那里愣了愣,犹豫再三,才克制着送出一吻的冲动,悄悄离去,将卧室房门带上。

酒吞童子戴好毛线帽和围巾,它们的主人已经在酒吞身后睡得安稳。他穿好外套,从地下停车场驾驶机车离开了酒店。

正是晚饭刚刚结束的时间,道路晚高峰已经过去,家家户户正守在电视前等着八点档的肥皂剧——百年以来,这座城市,甚至这个国家每一天的这个时间都重复上演着同样的情景。可是今天,酒吞童子的生活却因为一个人的存在发生了些许变化。

“喂?烟烟罗我快到你家了,你说什么?啊我来拿吉他。”酒吞童子掏出手机给他的经纪人打电话,“不是要制作新专辑?我的创作任务这么重,当然要找个好地方激发灵感。是,嗯,我知道。放心吧,耽误不了。你别管我去哪儿了,有事我能赶得回来。不要多说了,我在开车。”

烟烟罗听着巨大的风声从手机另一边传来,就知道酒吞肯定又把机车开得飞快,赶忙挂了电话,等着他来拿吉他。

没多久她就看到漆黑的车道上有一束快速靠近的亮光在,按下一个按钮,便有一扇小门应声而开,酒吞轻车熟路地驾驶着机车进入小区。她懒散地走到门前,将大门打开,几分钟之后就听到从门外传来皮靴踏在地毯上的闷响声。烟烟罗披散着尚未干透的头发,将一杯花果茶捧在手中,等候着酒吞童子的身影出现在自家门口。

“吉他在沙发上放着,自己去拿就好了。诶,别忘了脱鞋啊。”

“我什么时候没脱过鞋?”酒吞对这家的布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解开皮靴鞋带就直奔自己的宝贝吉他而去。“你弟弟没回来?”

烟烟罗抬头示意楼上,“回来了,早睡下了,说这几天皮肤不好要补觉,才没出去玩。”

酒吞将吉他背在身后,走过烟烟罗身旁,瞥了一眼她手里的茶,“大晚上喝茶不怕睡不着觉啊?”

“这是花果茶,美白的,不影响睡觉的哈。你要不要来一杯尝尝?”

酒吞童子本就随口一问,当然不可能真的要一杯茶来喝,何况他还赶时间。“得了吧,现在没工夫喝茶。对了,新专辑里面除了solo还要出duet这事真的假的?我怎么才听说?”

“现在只有初步计划,具体怎么样还不知道,公关部的人说最近粉丝在使劲炒你和大天狗的cp,才提出你俩出首duet的建议。”

酒吞皱眉,觉得非常不可思议,“我和大天狗那家伙?”

“据统计结果来看,设这样没错,你俩的cp热度目前最高。”

酒吞叹气,甚是无奈,要知道他和大天狗两个高级妖怪从一开始,也就是从一千多年以前,就处于互相瞧不起的状态,要不是现在人道昌盛,妖神道衰落,酒吞也不会沦落到和大天狗合作的地步。虽然彼此相互讨厌,可酒吞承认对方的实力,尤其是两人在舞台上的配合真可谓精彩绝伦,相处久了还这有那么点“惺惺相惜”的意思。

“这事我和他自己商量吧。对了谢谢你照顾我的吉他。”酒吞童子一边弯腰系着鞋带,一边说道。

“酒吞童子丢了酒葫芦,这可是千古奇闻。鬼王大人是让什么人绊住脚了啊?”

酒吞系好携带,将裤脚拽平整,站起身面对着漆黑夜晚,脚下却没动。

本是句玩笑话,风一吹也就散了,可烟烟罗忽然就觉得似乎是因为方才那句玩笑的缘故,面前高大男子的背影是孤独的。

“什么人嘛……我也不知道。”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酒吞童子消失在了夜里。


评论
热度 ( 15 )

© 千山日月 | Powered by LOFTER